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启婷欢迎你

我愿化作一枚殷红的枫叶,带着祝福,飘入你的怀中----

 
 
 

日志

 
 

(原创)春不见  

2018-02-09 01:07:33|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不见

文/启亭

 

东北的春天一直是个迟到的女子,万物虔诚等她莅临。

如果说二十四节气是一排纽扣,立春就是第一颗扣子。这颗扣子,对于抗争在零下30——40度之间的耐寒植物来说,那就是物候上的一个称谓,既遥远又陌生,不过有名无实。这颗扣子,对于第三耐寒带上安身立命的城市乡村来说,不过是日历上标注的一个节令,过了一天就翻篇,和春天一点都不搭边。

立春不见春,强大的寒潮军团兀自在故乡盘桓,以冷炫酷,以寒张扬。天空还是无雪飘落,大地愈发单薄。阳光率先斜射的地方,例如山的南坡,房瓦的前坡,雪渐渐变薄,它率先融化和燃烧了,直到烧成水滴,在暮色回冷中,冻成一段一段冰柱,扎在房檐上,垂而不掉。而被阳光遗忘的地方,就好像被爱情遗忘的角落一样,积雪离春天又远了一截。

立春,民间喜欢用打春形容,一个打字,不但生动有力,也呈现出历史风俗的延续和积淀。

用什么打呢?我觉得一定是鞭子。是真抽几下骏马或黄牛吗?谁舍得啊。那就做成木牛流马吧,为生命运送粮草,举起鞭子来。

春打六九头,总以为寒冷的日子就要结束。但今年偏偏不,老天真倔强。以前往往在年后打春,今年则在年前,春脖子也还是很短。以土为生的布衣者,他们得早一些关心农具与种子,盘算着春雨惊春清谷天中递进的农事,乃至推迟到小满的补种。

这第三耐寒带上的山地丘陵,以及拥挤的城市和错落的乡村,以前的以前被称为苦寒之地,现在的现在,也都活的有模有样。与漠河比,与西伯利亚比,严寒又差了一截,三九也逊色了几分。

最冷的,真的不是我们。是旷野中的山脉与河流,是飞翔的雀鸟与苍鹭,是雪里刨食的山鸡与走兽,是那些极简主义的树群。树群,是沉思的铜枝铁干,是简练的白描森林画册,是黑白的线条与水墨。它们从不因为冷寒就停止孕育殷红的花蕾,也从不因为寒冷就抱怨个不停。它们有足够的耐力和耐心,等待绿叶回归,等待族群扩大。

如果说,立春所呈现的冷暖交替与曲折起伏,是春天的前奏,迟钝的心并没有和故土一起感同身受。不,不是我心迟钝,也不是故土真的冻僵了。干冷的天,一直与我们横眉冷对。尤其是凌晨八点钟以前,太阳遥远而稀薄的热度还没有扩散开来,在屋外待上半小时,腮帮子就冻得生疼。铡过的秸秆,也冻得硬邦邦的。牛,就是咀嚼、反刍这样生冷的草来度过冬末春初的。

多么奇特啊,这种节令中煎熬的日子,也是冬天,也是春天。既有严寒嚯嚯的磨砺,又有春意低低的召唤。但我们回头看夕阳,抬头看朝霞,近期依然是,春不见。

春不见,炊烟散。想起唐朝比丘尼的一首偈语:

 终日寻春不见春,芒鞋踏破岭头云。

归来偶把梅花嗅,春在枝头已十分。

我则不再寻找。因为,春色如朝霞的排浪,已在心里涌动。

  评论这张
 
阅读(321)| 评论(1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