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启婷欢迎你

我愿化作一枚殷红的枫叶,带着祝福,飘入你的怀中----

 
 
 

日志

 
 

(原创)春风还有多少里  

2017-03-22 01:22:1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风还有多少里

文/启婷

 

春风还有多少里?雪莲一丛从地并肩蛰伏在北国三月中旬的冻土下。对春风的期许,还有园边老榆树苍虬的枝干,还有垂柳掖着、藏着的眉笔。

忍着故土遍地泥泞,卷起裤管走路。姗姗来迟的春天,脏兮兮的。那些春色之一的尘雪混杂,在车辙里迸溅,在车轮下一甩,甩得行人一身雪泥。脏兮兮的春土,在夜半与黎明间重新冻硬。熬到了午后,重新变软。硬与软的博弈中,软是趋势,愣是磨没了千里冰封,融化了最后的残雪。残雪渗入软泥,小根蒜白皙的球茎、婆婆丁微苦的短叶、杂草钻出的细尖,苦菜矮小的花蕾,它们率先汲取瑞雪遗留的汁液,零零星星地贴着地面,准备花枝招展了。而播种与受孕,耕耘与欢吟,煎熬与得失,即将成为大地的主题。

花枝招展的日子,似乎还很遥远。尽管溪流淙淙,雨水惊蛰接踵而至,几场大雪显得有些不合时宜。站不住脚的大雪,燃烧殆尽后,鲜嫩的绿箭就要射穿草本木本灌木乔木。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东风若再不来,故土春色直接步入初夏,来不及年轻,就离秋寒仅隔一尺。

这,只能让我赞叹我爱的我土,版图广袤,南北迥异。从南粤春至到汉水漓漓,再到东北积雪三千里,你住桃花坞,我扫门前雪。叹曰:我们就像生活在两个国度。春风如沉沉一线穿南北,徐徐吹来,次第又绿远山近水。春风在你的衣袖,在你的手指;在我的远方,在我的苟且和零落的诗意。不言不语,就像春花秋月。渐渐靠近,就像地平线上的晨曦。

晨曦在不同地域,有高有低。春风在不同世外,有先有后。

以秦岭为分界线,秦岭南北,每年二月,那才是早春二月。这个早,是桃花用火焰烧出来的。桃花总是顶着微寒,最先被春风眷顾。她不顾一切地让山岩的凸凹被一千簇红粉青睐有加,让水流的起伏被一万片花瓣千帆竞渡。河谷与坡地,水岸与田园,约好了似的,一起拧开花苞,重新开枝散叶,愤怒地滋生成一个庞大的部落。她冰凉也好,疲倦也罢,命犯桃花的诗句写满白纸,和花朵一起爆满半空,成为别样的天花乱坠。她仿佛从月亮飞来,照亮了黑夜的荒芜。桃花之后,木棉玉兰,山杏家李,如粉墨筝琶一般地开始演奏百花羞。水流花开与花桥流水,何止勾引来一千个女奴。她们眼神装满泉水,追着桃花,戴着桃花,穿着桃花,变成桃花。诗经在这个古老的国度,每年都会烫一遍吴娃楚腰的脸颊。长镜头之下,吟哦声起:宜室宜家。

南粤春至,春色逐渐丰满。北国春迟,雪原逐渐消减。一肥一瘦,相思都是春风惹。

一次次走在陷没鞋帮的田里,抬起沉重的脚来,踢着甩着蹭着粘人的泥丸,无非想找到一处立锥之地。守候了故土一冬天的白茫茫大地,春风的气息刚露头角,山川河岳立马脱去了白旄大氅。山林灰黑的水墨白描,即将变成绿叶主办的油画展。但这样的春天,每年都来之不易,要用泥水高溅换取,要踏平踩干遍地泥泞。我碌碌无为地在郊区与乡村重复着勤劳,在生存与努力间纠结,在乍暖还寒中添衣减衣。忽冷忽热的考量中,还算不得最难将息。我的手指还触摸不到吹干地皮的风,就想问一下:春风还有多少里?引颈西望,这不仅仅是物候与地域的距离......

阳光如风3

  评论这张
 
阅读(534)| 评论(7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