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启婷欢迎你

我愿化作一枚殷红的枫叶,带着祝福,飘入你的怀中----

 
 
 

日志

 
 

(原创)秋日,该怎样安睡?  

2016-09-26 23:21:33|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紫郁边框】简易边框==雁南飞 - 紫郁 - 紫郁

 

 

秋日,该怎样安睡?

文/启婷

 

    我走不出的东北平原,是由河流、高耸入云的山脉、高低错落的山峦、温和内敛的丘陵、以及一马平川的三千里沃土和碱地排列组合而成。不是我没有宝马雕车,也不是我没有独上西楼,默默地望断天涯路,还不是我不曾一个人乘硬座车,过东北,不肯入睡,贪婪地浏览车窗外的大豆玉米,自恋地爱着和我相向而行的风景。

    我走不出东北的花花绿绿,正褪去了盛夏之后荼蘼的意气。早晚冷凉的九月底,街头巷尾,已经有高挑的女子添衣了。瞬间,东北风物愈加显得,丰满而不过,窈窕而不失冷艳。

    盆中的香水百合,花气袭人的滋味,昼夜扩散,浓郁的香气,弄得人想把鼻孔堵上。栅栏边的迟桂花开,米粒儿一样的温和,给了生命苦短的暮秋一缕又一缕温暖,暖得汉子忍不住又光着膀子。但岁月深处难掩忧郁,静静进入迟暮的村庄,曾经有一个妹妹叫茉莉,叫鸳鸯茉莉,叫重瓣茉莉,像一只白色的小船,在九月一个夜晚,顺河而下,且就要消息渐阙。妹妹茉莉,年轻的白帆,怎能忘记衣襟带花的脚印,隐居在月光之下,让人嗅了又嗅留在篱笆墙上的暗香,让风再次摇曳印在帘外的疏影。

    好像就在黄昏落日之前,那个民间的我,骑着摩托寻找什么。三挡、四档,车呼呼地迎风而飞。变成金风的绿风,拽起我的衣角,摸着我的眼皮,仿佛懂得我的心思。此时的光阴,一格一格的,追着骑车人,在剐蹭肩膀的玉米叶片间隙里,星针一样地跳跃。而山外横亘的地平线上,那个说好了,邂逅一次的朝花夕拾呢?对一只火红的老虎避而不见。

    是我和九月一起穿上了盔甲?抑或是我和秋天的万山一起举起了火把?让朝花害怕,让我剩下沉重的骨骼,再无英俊的肉体,只剩脱落的叶片,抱着荒山野岭。

    不是我要逃遁,也不是我不肯用自己的头颅,在夜凉如水的山谷,做星子映照的灯盏,做浅斟低唱的酒杯。是秋之子夜,我心空空,空旷如一毛不剩的温情。是秋日想起春天的怀抱,紧密如流水贴着山体。是秋日怀念初夏的茉莉浓香,仿佛花瓣中挤出的涟漪,蓦然来临。

   不是我不在秋天等待,也不是我不让山峦清晰,或者不爱河水平滑起伏。一直无望地等待着,也一直承受秋雷的鞭子抽打着欲望。举杯饮烈酒,把再次收割的欲望,压抑着一饮而尽。

    杯盘狼藉,我看见灯火下楼台。风过山岚,玉米滚满了田垄,秋天来临了。地平线上的果实,鸟一样地藏起来,我却听不见笙歌归院落。这秋天内外啊,该怎样安睡?我的镰刀,再做不成良弓,在分割黄昏的光线里欲语还休......

 

 

【紫郁边框】简易边框==雁南飞 - 紫郁 - 紫郁

 

  评论这张
 
阅读(1037)| 评论(1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