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启婷欢迎你

我愿化作一枚殷红的枫叶,带着祝福,飘入你的怀中----

 
 
 

日志

 
 

引用尚然 (原创)摇曳在风中的内心独白  

2016-12-12 21:55: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摇曳在风中的内心独白

文/尚然

                             ——读启婷《风的影子》有感

 

    众所周知,风是流动的空气,它属于自然,也属于内心。起风时,风影摇曳,撩拨凝视者心灵的潮水泛起层层波澜。既有软风无声的轻抚,也有轻风细语的呢喃;既有微风摆荡的婆娑,也有和风起舞的沙响;既有清风摇曳的水波,也有强风荡涤的呼啸;既有疾风知劲草的坚韧,也有大风起兮心的飞扬。当风猛烈地吹时,内心千层的浪花猛烈地叩击着心灵的河床,发出关乎生存的喟叹!

 无论是在月明风清之夜,还是在日曦风和之晨;无论是在小园香径沐风,还是在雪野森山听风;无论是深思于书房坐弹一曲大风歌,还是行走在森林踏遍青山任风吹老。所有与风有关的话题,都在风的影子里若隐若现地晃动着流年的一丝忧患,点点惆怅和“腹中驻书一万卷,不肯低头在草莽”的心怀。尽管有携一缕春风给予他人的喜悦,尽管有晚风拂柳听笛声远的沉溺,尽管有做一棵小枫树被秋风浸染的洒脱,但我还是看到了人间惆怅客在风中摇曳的影子,月笼轻纱般地藏匿于花间,紧贴着大地,有挣扎,也有不甘。

      “我以为是花影,被月光送过墙来/送她一亩良田,表达一种失败”这种错觉,是基于风动影移的外部刺激,以及内心对美好的期许而产生的感知上的曲解。花是美丽的,是灵魂的镜像;被月光送过墙来的花影是迷人的,轻轻舞动着风姿。风的手笔就是这样写意,将一种虚构,借着月光投射在凝视者的心里。美好的错觉,往往会寄予美好的情感,“送她一亩良田”就是要给她适合的土壤,让花朵在沃土上尽情绽放,这是一种寄寓的情感。凝视者在一朵花中看到自己的内心,将自我的精神投射于山峦草木中,且借着月光向自身的精神纵深烛照,深不可测的精神之渊,隐现那种出与生俱来的淳朴、向善、不肯认输的倔强;那种自我认定,既代表了一种存在,也代表了一种不能改变自身宿命的忧伤。“表达一种失败”这种与内心祈愿对立的冲突,则是人生旅程中情感与精神的一种痛苦的表达。

这种痛苦或许能借酒消解。自古以来,酒是文人墨客的最爱,“酒朋诗侣”,酒位居第一。酒,既可以激发诗人的浪漫情怀,“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明月”,也可以对酒当歌,志在千里助豪情;既可以排遣心中的郁闷,释放沉重的压抑,也可以寄托离愁别绪,寄托忧国思乡的悲凉情怀。总之,酒已融入古代文人的灵魂,诗借酒力,酒助诗兴,在醉魂中宣泄诗情。不同的时代,虽有不同的酒文化,但酒于人们精神的作用,古今大致是一致的。当凝视者心中的郁结难以排解时,自然会想到酒。于是风好像谙熟人心,又送来另一种错觉:“我以为是花间一壶酒的独舞”。酒是不会独舞的,这是借酒写人的内心,写一颗诗魂的独舞,彻夜狂欢,洋洋洒洒,带着醇香的诗句从指间跳出,被大地永远记住。

 风继续吹着,风影似乎也深醉地猛烈摇摆着。想起李白有诗云:“霓为衣兮风为马”。此时整晚举着酒杯沉醉于诗意的人,脑海中不正是出现了“风为马”的幻觉吗?“我以为是聚拢的马群/将要驮走一颗复活的心”,那“聚拢的马群”谁说没有承载过诗人的梦?当“大草原的绿风卷出海的波浪/小草尖的渴望/刺破了天苍苍/借来穆王八骏飞马/我做横行的胭脂/我做北上的壮士”,多么豪迈的畅想!而此时,风是马,马是风,“就在八月的尾部,猛烈地吹着/像白天鹅席卷而来/像狮子山狂野地登陆”。这不是幻觉,而是八月末的现实场景。狂风大作,猛烈地撞击着田野山峦,风力之大,堪比台风狂野登陆。面对狂风,“我”该以什么样的的姿态来面对?“我该躺成田野/站成玉米兵士/星星可以被吹散/我们不能倒下/-------为了受挫的粮食/也要举起旗帜”。这个“我”,既可以是诗人自己,也可以指代为玉米。面对狂风席卷田野之后的一派狼藉,我与玉米已经不分彼此了,互为镜,也互为像,彼此印证。玉米倒伏,我躺成田野;玉米挺立,我站成士兵。二者之间的世界刹那间鲜活生动起来,成为气韵流动的心灵约定:“星星可以被吹散/我们不能倒下/——为了受挫的粮食/也要举起旗帜。”这即是玉米的语言,也是诗人面对风暴的态度,俨然像一个将士在战火中的铿锵誓言。它关乎田野,更关乎诗人的情感、心灵,和面对世界的方式,让我们看到了一颗执着的、不会被打败的蓬勃的心。

 心若在,梦犹在。此时,诗人凝神于风的影子而产生的艺术错觉,已经从小家院墙上摇曳的花影、花间一壶酒、以及聚拢的马群转向了更加广阔的原野,思绪走向纵深,听觉也变得异常敏锐。那早已干枯的河床,被人遗忘的河床,正在经历苦难和考验的河床,此时在诗人脑海里竟然出现了大河的奔流,浩浩荡荡,似乎听到了逐浪高的轰鸣,和如雷贯耳的迅疾的声响,“我以为又发生一场金戈铁马”。河床意象的出现,揭示了风暴来临时的外界的反响,也揭示了诗人内心的跌宕起伏和思绪的纷纷扬扬。面对自然界的风暴对田野的扫荡和对粮食的践踏,面对“我熟悉的植物竟然如此低廉”的粮食价格的低潮期,心如枯水期的河床躺倒了,也如屹立的河床咆哮了。心愿与现实的反差之大如泥沙俱下,覆盖了曾经美好的祈盼和对丰收的一路憧憬。前景在哪里?此时“拔剑四顾心茫然”,忧伤而至,忧患顿生,一种绝望的情绪随之而来,“就像把思念扔进美丽的海”那样决绝。面对大风起兮,既有“劲草不知疾风,品尝被折弯的痛苦”,也有愤怒的嗟叹和对生存如此沉重的慨叹和思考。

这首诗,是作者对我国粮食种植产业现状的一种观照和反思。它写出了农户们在承受自然风暴带来的减产时,还要承受政策风暴带来的冲击;写出了由于粮食价格的持续低迷带给种粮人的心理打击,和农户们由于收入减少而产生的对生活前景的担忧。在诗的创作上,作者运用一系列审美错觉,揭示了抒情主人公内心复杂的心理活动,层层逼近事件的真相,笔触由委婉变得尖锐,直指人类生存这一社会性主题。风的影子在层层递进中清晰起来,花非花,它既是躺倒在田野上的长长的阴影,也是人生的投影。诗情并不都是画意的,风的影子划过心灵微光中的山山水水,划过深爱着的土地,划过广袤的雪野,划过风声鹤唳的森林,每一道都是无言的凝视投向内心的独白,静静地聆听,感受着从无声到有声的心的波澜,一浪高过一浪。


              附作者原诗:

风的影子

/启婷

 

我以为是花影,被月光送过墙来

送她一亩良田,表达一种失败

我以为是花间一壶酒的独舞

整晚举起酒杯,诗句被永远记住

我以为是聚拢的马群

将要驮走一颗复活的心

 

就在八月的尾部,猛烈地吹着

像白天鹅席卷而来

像狮子山狂野地登陆

我该躺成田野

站成玉米兵士

星星可以被吹散

我们不能倒下

-------为了受挫的粮食

也要举起旗帜

 

我以为是大河流淌,挂在树冠上轰鸣

那些被遗忘的河床,早已不能投鞭断流

我以为又发生一场金戈铁马,异常迅疾

劲草不知疾风,品尝被弯折的痛苦

核桃撞响树干,把山坡砸了一个坑

谁说生命只有小鸟的愤怒

 

泥沙覆盖所有走过的痕迹

就像“把思念扔进美丽的海”

还要忧伤地关闭窗户吗?

面对大风起兮

丰收之前我的忧患,那么浅薄

生存如此沉重

我熟悉的植物竟然如此低廉

(原创)摇曳在风中的内心独白 - 尚然 - 尚然的视觉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592)| 评论(1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