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启婷欢迎你

我愿化作一枚殷红的枫叶,带着祝福,飘入你的怀中----

 
 
 

日志

 
 

(原创)一封家书,小谈历史   

2016-01-27 21:28:33|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一封家书,小谈历史 - 启婷 - 启婷欢迎你

 

 
一封家书,小谈历史

文/启婷

 

         姐,北方的天空下,大地一直平躺着不肯起来。但我得站着,今日见它一次痛快的湛蓝。旷野缺少山峰矗立的遮挡,风,干冷尖锐,无时不刻地刮着。
      身处北国冰封,则想起南粤春至。仿佛,姐正从木棉下走过,带来的温暖,阳光一样给了我多年。想到木棉一样的神交已久和素不谋面,就想到一笔写出的同一个姓氏,文胆配刀锋 演绎400年的气象雄浑;蚕丝牵梅花,慰藉英雄的成王败寇。更想,那种汉武大帝长矛铁马,横扫匈奴的伟大时代,那个几度涅槃的汉家文化的大气魄,与小小寰球同享凉热。
      这些当年的荣光,就像窗外的似水繁华,的确不是我这个穷小子的繁华,但我还是阿Q一下,为刘氏中统一天下的亭长,为亭长的后人们的开疆拓土而击掌,为诗词歌赋中的刘郎倔强共鸣。
      想起在那遥远的年代,抑或公园前,珠兰一丛,梅花一阙,就是姐的化身,从黄河一畔的中原,迁徙到长江一岸的江南。有道是故土难离,而我们两千年的母国,有几个10年不发生战乱?有几朝换代不濒临灭种亡族?有哪场战争不是食肉寝皮?有几个皇帝老儿不做兔死狗烹、为儿孙计的勾当?
      动荡飘摇中的历史,重复着千村坍塌;农民起义和游民造反的朝代末日的更迭,诸城绞肉也做隔日黄花。这些悲悯与哀鸣,又回到眼前。一位前世的姐姐,那个属于她的家族,远走岭南,在香江珠江的三角洲上开枝散叶。直到了甲午大海战一百年后的今天,风华正茂的祖国,在崛起的腰身上,刻下理性的文明尺度。在东西文化元素的交融与碰撞之下,我们各在南北,同母国一起经历阵痛。一起爱着这功利的时代,勤勤恳恳地苟活,赝服功利背后透明的规则————要么强大,要么服从强大。
      公元后的以后又以后,一块顽石莽撞,一丛荆棘小心翼翼,仿佛是我前世的寄存,跟着他拥抱过的星球,在历史的三维中上下寻找。可他再硬的骨头,都被一个又一个时代的车轮碾压。他的生命基因里,剔除不了东方水土自我完善的悲情自况,飞蛾扑火一样地奔赴,八千里云月的情谊丈量,身临其境地数一数历史天空的星宿。
      星宿俱往矣,无数白骨堆出了断代与编年。
      从儿皇帝石敬塘为一己之私,卖幽云十六州给北方异族小阿爸开始,从此中原拒游牧的大门户,成为瘸腿宋朝梦寐以收。杯酒释兵权后,那位皇帝中最讲究的大赵,与弟雪夜饮酒谈兵,留下斧声烛影的谜语,拿着那杆千里送京娘的铁棒,打着这太祖长拳,去找他天命不保的谜底了。其后,其弟二赵药毒千古词帝李煜,图十六州不得,在璮渊之盟后,有钱的赵家诸君送银子给大辽,直到把大辽撑死。其后,再被大金长驱直入,夺走半壁江山,遂有杭州作汴州的名句。其后千古名将岳飞不懂皇帝心,天天嚷着还我河山,迎取二圣。对顶头上司,那个据说被金兵吓坏了生殖功能的现任小赵,置于何地呢?他都生不了了,还总是被催问储君事宜,真拿自己不当外人啊。谁做老大不想做到死呢?

(原创)一封家书,小谈历史 - 启婷 - 启婷欢迎你    后来,公元后二十一世纪初,那块莽撞的顽石,拜谒西湖岳坟。坟前叹曰:秦桧替赵构捉刀杀汝,背后主谋为何不跪?怪不得宋江从小吏变大盗,只反贪官,不反皇帝。岳鹏举以精忠报国立命,宁受莫须有之罪,而缢死于风波亭,也不肯逆十二道金牌的遣返。哦,古代的中国,多么需要皇帝的牌位。哦,替罪羊从来都是政治家们,乃至商业巨头最大的腹黑和需要。只是,王氏这个老娘们,也夫贵陪跪,是嫁错了?还是怪自己不尽贤妻的本分呢?
(原创)一封家书,小谈历史 - 启婷 - 启婷欢迎你      青山有幸和白铁无辜,后人自有公论。那丛荆棘,也以为天下之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是个悖论。考量中,为乌托邦漂泊,为远方的理想国皈依。
      当先人一代代老去,他还想在后来的文字里弄出点动静,抑或在历史的伤口里撒点创伤药。他刻意避开被赞美的一代天骄们的屠城罪恶,也翻过蒙古人灭华夏的90年耻辱,思考农业文明之后的屡战屡败,以及华夏男女失去的血性。
      那丛荆棘,对从小和尚到皇帝的老朱,以及明朝十二位君王素无好感。洪武大帝够狠,把烹狗的功夫做到了极致。万历大胖子三十年不上朝,却敛财有道。天启皇帝和李煜,徽宗一样,都入错了行。他们,如果只做木匠,词人,画家,多好。崇祯刚愎自用,又志大才疏;心比天高,又命比纸薄。用谁疑谁,脑残到自毁长城。同样杀名将,赵构能让南宋立国150年;而崇祯呢,马上国破家亡。但他下令割在袁崇焕身上的3500多刀,刀下3500多片肉,却被京城民众抢吃个精光。这样麻木不仁的国民,从明末到民国,比比皆是。是该哀其不幸吗?还是该怒气不争吗?又想起崖山海战,灭汉人者,是投降蒙人的汉将;对清人入关提供好建议的,是汉人范文程;抗日战争十五年,给日本人做狗的像过江的鲫鱼,达百万之众。又想起邓小平改革开放后,苏联解体,美国不再需要联手抗衡之,转身就对中国颜*色*革*命。从八九年的北京*暴*乱,到近年的新疆暴*恐,藏*独事件,香港zhan*中事件,背后都有欧美推手的运作。想想时下的中国,有那么多大佬大V,为欧美的渗*透摇旗呐喊,让人无语,心寒。
      但论骨气,崇祯比吴三桂、洪承畴都让人赞许;也比北掳的徽钦二帝高得多。面对国破,宁可死,也不请降。
追寻,穿越的过程,读史不过浮光掠影。这颗追寻的灵魂,他的生命形式不过一丛野草。即便是荆棘,顶端也会开出花朵。他赞同战国时代的男儿,自认为是一枝花,可以百花齐放,可以百草真绿。他仿佛一直和一笔写出同一个姓氏的姐,一直在失散,一直在历史的烟尘中,向着母国的两个方向走去。
     但他是痛苦和尖锐的。
     尽管民国是大师辈出的时代,却也是国民和军队懦弱无能的时代,更是一次几乎亡国灭种的时代。这丛野草,他的基因由祖先携带,流淌在祖先的血液中。依稀记得这个家族,跨过长江,渡过黄河,走出山海关,到了少帅治下的大东北。
     少帅当年除了风流满天下,别的都徒有虚名。他的军队,他的武器库,他的飞机,和他一起在九一八不作为。他的一生,不评也罢。
     但东北平原上的种族,是不屈不挠的。幸好有杨靖宇等多支抗日队伍,成为东北虎真正的内涵。而将军胃里的草根棉絮,才是民族不死的写照。


多年没有给你写信
我研磨墨写意一下历史的追寻
绿色的邮筒
早已无人问津
时髦的e-mail,也不合我心
我想空中传去双鲤

(原创)一封家书,小谈历史 - 启婷 - 启婷欢迎你

更想拿笔
从天池到虎门
画一条高速公路
找一匹好马,千里走单骑
马背上的行囊
只装这封跑题的小字
跑到木棉树下
你正弹琴等一篇锦绣
然后,抱拳
作别,等下次
飞燕传书

2016年1月4日,草稿于手机短信。

(原创)一封家书,小谈历史 - 启婷 - 启婷欢迎你

 

 

  评论这张
 
阅读(1270)| 评论(18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