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启婷欢迎你

我愿化作一枚殷红的枫叶,带着祝福,飘入你的怀中----

 
 
 

日志

 
 

(原创)大寒坚冰春水生   

2016-01-25 22:53: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大寒坚冰春水生 - 启婷 - 启婷欢迎你



    今年大寒,不过比小寒冷了几度,加之寒潮横扫大江南北,就有了一个词————凶残。大寒凶残,北方人司空见惯;南方人则受不了阴寒,自嘲在艳阳下被冻成了狗。还有条网友留言,说的有趣:“任何不以降雪为宗旨的降温,都是耍流氓。”呵呵,流氓多矣。刘邦曹操,石勒刘寄奴,朱温朱元璋,乃至勾践赵匡胤,哪个不是大流氓?不在意再多一个。所谓史上最强的寒潮,对于东北平原上的生命群,不过是任尔东南西北风。它来它去,它盘桓它勾留,屋顶都是满天星光,窗外都是满地寒光,在白夜惆怅。
    异乡的大寒时节,天黑后可见最后一次月有阴晴圆缺。一觉醒来,走向八百里平原。细沙之土冻成大地的一部分,只剩下寒冷的东风在飞。
    每天都在飘风中度日,用不了多久,就想念故乡的山峦了。这时想起一句:“环滁皆山也”觉得欧阳修真是懂自己。但平原,就算极目远眺,也不见一丁点的山尖。眼帘近处,芦苇坚韧地适应严寒。问芦花一句:“你可是从诗经移民的蒹葭?在水一方的佳人,桃之夭夭否?”红日映红苇花,仿佛野外劳作人的脸颊。苇花摇曳,不知是点头,还是摆手。它说:“白水枯萎,只剩一杯。佳人嫁后,回了娘家。北国城头,她们又一次待嫁。为此,我愈发爱着北方的城。
    远处地平线上,杨树圈成方格布一样的耕地里,散落一群黑马。马蹄下,玉米秸秆横七竖八;溅起的硬雪,又见十片八片雪花的初心。马群不羁,没有马鞍,没有缰绳,没有伯乐。但它们不在乎,一点都不。看似啃咬大地的唇齿,回首对着凝冰的马鬃喷出一声响鼻,吟出一句:白雪茫茫,黑马找粮。绝句一出,又是一次乌青体的泛滥。
    抬头仰看天空,才明白它是冻云的大巢。恍惚间,才知晓云朵一去不返去了哪里。记得去年,雨滴和冰雹都是它们产的水蛋,我曾在田间的豆苗旁拾捡。
    这不是朝花夕拾,这样仰着脸儿,脖子有些酸。换个姿势,或许能和天空平视。劳作在十二米高的钢铁大库顶上,消汗之余,躺在海蓝的铁瓦上,和天空相看两不厌。阳光熄灭,星群又开始闪烁,它们密密麻麻,就像银河的花。身下铁瓦,三十米长,像极了棺底儿。仿佛此时,庄子是蝴蝶,我是庄子。天地从两侧竖起做棺壁,星星镶嵌在上面,像和我一起老去的夜明珠,对我做壁上观,看着我此生如何自生自灭。这真是死生契阔,与天地同悦。
    耳边,天风浩荡,即便它还未成气候,即便徐徐而吹,双颊也冻得生疼。刮不完的寒风像小李飞刀,干不完活的屌丝们,常常中刀。脖套尽量围住嘴唇、两腮,还有鼻尖。只露一双眼睛,呼吸之间,眼毛上就挂满了细小的冰珠。线帽下藏不住的耳垂,有些疼,好像有了一点冻伤。
    银色飞机沿着航道滑翔,喷出两道尾气,甩给了广袤的天空。尾气渐渐变粗变低,逐渐和供热的大烟筒冒出的浓烟,融为一体。石油和煤,就这样相遇。
    寒气向下压着,阳气奋力向上攀升。白茫茫大地,并不干净。寒气砭骨,征鸟厉疾。鹰击长空,翅膀划破凝固的天幕;大隼飞流直下,扑向草莽深处。偶尔,鹰隼来了兴致,张开翅膀,定在空中,真是驭风有术。
    若问我,还看到了什么?
    还看到千里之外的故土,村庄被连绵的山峦怀抱着。千山白雪,一袭红衣的秋波,让万家灯火亮了。
    还有呢? 
    还有林海雪原,山猫微笑地蹲坐,傻狍子躲过了套子,麋鹿站在雪地上凝望。那一刻,长白山下,宁静祥和。人心,不再贪婪了。
    还看到冬麦盖着雪花编织的棉被,说:老棕熊别吵,我再睡会儿,春天见。
    我也看见自己,在将军走过的大雪中,急行军。前脚刚过,接踵而至的风雪,就把脚窝填平。这样走过大地,不留痕迹,正合我意。我对写诗的陈子昂说:你看,我也前不见古人,后没有来者。
    不,不要轻言论断,大寒之后,寒冬就是强弩之末。我相信没有永远的寒冷,也相信春天这样美好的事物,之于东北,每年都要姗姗来迟。而i大寒之中,东北平原上无数的水泽,坚冰冻过了深水的腹部。但就在腹部之下,也就是坚冰之下,春水像新生的水孩子,向东流动。
有了春水,绿色,还会停止生长吗?

2016年1月24日夜,手机草稿于松原拐脖店。


(原创)大寒坚冰春水生 - 启婷 - 启婷欢迎你




  评论这张
 
阅读(391)| 评论(6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