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启婷欢迎你

我愿化作一枚殷红的枫叶,带着祝福,飘入你的怀中----

 
 
 

日志

 
 

(原创) 貂裘换酒,长白大雪赋  

2016-01-02 00:28:5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貂裘换酒,长白大雪赋 - 启婷 - 启婷欢迎你

貂裘换酒,长白大雪赋

 

文/启婷

        记得冬夜,小窗独坐,想起貂裘换酒的慷慨与豁达。举杯邀雪花,陪我上马横槊,下马赋诗。接着,她趴在耳边谈兵论剑。谈罢,可见剑击西风,又见兵临山川。

       如今,宝剑归隐墙壁,生当封侯的古代侠骨,都活在了文字里。后来,我还是走不出白茫茫大地,任凭昨天的理想变成一场火气。我坐在天池的头顶,远眺珠穆朗玛的雪氅,白马芦花一样地赶来,披在我宽阔的肩膀,裹着海拔之下的仰望。这一万朵冷艳,更加销魂蚀骨。这一千支大部队,站在铮亮的雪橇上,贴着森林的顶端,越过了七十公里的大峡谷。这一千支急行军,闪烁着银枪银甲。就如鲲鹏一冲九天,腰身旋转,为疆土征战。这颗征战的心脏,潜伏着冬天里的春潮,勃发着雄性的气息。这一千支巾帼的小白帽,释放着欢天喜地的冤家相遇。遇见了白桦,遇见了枫叶,遇见了晓风残月,在栏杆伫立。一抬眼,则遇见了峰峦斐然的风情,轰的一声,装满了银碗。

        银碗内外,海潮涌起的秋涛,化成银山,铺展在北方的茫茫八级。这些三千水岸的弓弩,从追日的铁手射出,从女娲补天的裙下冷凝,冷凝成殷商八万斤的青铜,让公元后的大丈夫们重铸戈矛,再来一次百花争鸣,再来一次英雄出世。这群苍穹的过客,用一如既往的高洁,爱着人间的华山、嵩山、峨眉山、泰山,更爱着东方的每一条山脉。她们伤感多情地守着五岳的阳刚之气,对着摇滚的大地追问:鸟雀翅膀上的阳光为什么暗淡?雾里红尘的白衣为什么熏黑?这些风棱似铁,瞳孔如轮的谈锋,都熔进了行星的北极,日夜指向银河的北岸。

       北岸的陆地上,梨花大小的白鸥,飞向山巅,落入沟壑,扑打着不识趣的灰色。北岸的林间,涅槃重生的蝴蝶,飞向众鸟飞绝的千山,扫平了一万条小径。也是北岸宽阔的天穹,天鹅抖落一身羽毛,呵护着东北的昼夜,关严了一扇扇小窗。窗外,月上缁衣,黑衣上沾满了梅花香白的气息。而这纷繁的天花乱坠,也在南岭风骨崚嶒,也在东篱俊俏如斯,还在一夜北风紧的声响中,怀人如玉,就如风景旧曾谙。
       风景旧曾谙的,除了先入为主的千古江南,还有长白山后来居上的大雪。两千年以来,拓跋氏们披着貂裘,走出森林的窝集,抻圆了臂膀,射翻了无数的虎豹熊罴。在雪花编织的苇席上,奔跑着猎犬拉着的爬犁。在犬蹄下,在雪雕的利爪下,厚雪吱吱地喊着:真重啊!这一双双大意的脚掌,踢疼了衰老的树干,抓破了新生的树皮。树枝遮挡着日渐缩小的村庄,炊烟泛着青色,暮烟抚摸雪满弓刀,倾听雁落梅梢。梅梢轻颤,一阵阵鼓声直击大地。斯声发端于粗犷豪迈的虎背狼腰,雪雁忍不住鸣叫:春潮与大雪惺然......

       春潮回落,大雪翻卷。梅梢倚着屋檐,花弦弹了千遍。她欢喜长白山大雪独一无二的拥抱。用不了多久,又在隆起的山岩间,重发母系氏族毗邻的嫩小花芽,延续父系氏族伸展的绿叶青枝。

       花芽陪伴青枝,大地在轮回的风花雪月里,又一次开始冷暖自知。知与不知,且听雪岭逶迤渐远的排箫与横笛,由北风的小嘴儿开启。而我在的雪国,一千只拇指大小的白鹤,挣破冰云。冰云下,貂裘换酒的风雪夜归人,他的梦,一直随着长白山的余脉,向远处延伸。

(原创) 貂裘换酒,长白大雪赋 - 启婷 - 启婷欢迎你


 


  评论这张
 
阅读(794)| 评论(16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