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启婷欢迎你

我愿化作一枚殷红的枫叶,带着祝福,飘入你的怀中----

 
 
 

日志

 
 

(原创)闻花六月半  

2015-07-28 01:28:3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闻花六月半

文/启婷

       六月,流光溢彩的,莫过于群芳争艳了。那种吸纳了光波后的流彩,恰如各色嘴唇在黎明后溢出的憧憬。从合拢到被大地吸开,瞬间的弯曲和伸展,那种静美,实在是风华绝代。绝代到即便仙葩老去,也可以含笑远山了。六月,是花瓣变成星辰的盛典。花朵,是恐龙灭绝后最美的新生与繁衍,是植物最美的穹窿,更是语言词汇里最唯美的譬喻。美到有人把银河的旋转都画成花瓣盛开的摸样。美到从屈原开始,香草美人开始象征品行与理想国。美到闻香识人这句话,有了玫瑰的袅袅余音。

    我想,香味应该是有声音的。而有幸听香的不是耳朵,而是鼻子。那些漂浮在空气中的香味粒子,一定在轻轻地撞击出最动听的天籁之音,合成鼻尖上的美味。这种嗅觉中的极品,既沁人心脾,又怡心养性,足以和舌尖上的美食并列。

    像花儿那样开放,是花样年华;像青草那样呼吸,就不会自卑。闻花六月半,月光下的潮汐,海水里有,花心里有,草尖的疼痛里有,拥抱的臂弯,有。这是我嗅到庭院花香的联想。

   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有感道之一字,看似简约,实则深奥,不是我辈能参悟得了的。徘徊小园香径,枝头抱着嫩色小芽,看那似曾相识的轮回与重遇,无法描画。我曰:岁月闻花,此生任它有涯。这是我微雨中伫立窗前的臆断。其实,当我举起酒杯,宁愿举起的是花香一盏,交给白发樵夫,追忆衣襟带花的当年。

    面对窗前那一片花海,曾经几人对酌,内心却深感惋惜。和我同饮的人,只知我醉欲眠卿且去,不懂明天再来的琴弦。或许,越贴近现实与俗世,越显得孤独无语,越显得酒肉无书,视花无物,才越显得花解语的别样风致。别致到即使芍药牡丹化成了妖仙,古人也爱极了这东方的花王。那句 “少府无妻春寂寞,花开将尔当夫人”,当是花见花爱了。

    好几次夜深归来,推门进院的刹那,鼻子就被一缕缕浓烈的香水味儿灌满,这漂洋过海而来的香水百合们,真让人有些接受不了。浓香率性而直接,既自信又有些强势,越是在静谧的深夜,越是花气袭人。到了白天,阳光热烈,唯独苍蝇们不怕闷热。这群黑色的固执,飞翔技巧高超,闻香的欲望一点也不比蜂蝶和人差。以佛家的眼光来看,众生平等。那么,苍蝇闻香的权利,谁也无权剥夺。但它们的行为从来就不知检点。几天过去,香水百合那乳白色的花瓣上,就被这群偷香窃蜜者拉满了蝇屎。爱花的人,既叹又恨:这哪里还是美人痣?我呢,则羡慕起那些才露尖尖角的嫩荷,站在上面的红蜻蜓,静若处子,怜花而不染轻尘。如斯境界,贴在花瓣上苍蝇,不可同日而语。

    有时,走过栅栏边,空气中传来一阵香气,若隐若现。抬头寻觅,一朵粉色蔷薇,雨后慵懒地倚着栅栏,花瓣含泪。我以为香气从她来,伸手轻轻扶起这朵羞答答的泪美人,放到鼻子底下一嗅,不见伊人香。咦,香源何处呢?哦,原来是那一片纯黄的金针菜,纷纷举起修长的喇叭,高悬着昂然的花药,向天空和田野释放花事的期待和与憧憬。

    然,我还是最喜欢茉莉的清香,和桂花的暗香。这两种香,闻着让人舒坦。我的庭院中,也有一盆东方少女,一香可熏天下。洁白无瑕的花冠,仿佛银字笙调的豆蔻;微小的苞片,仿佛静若止水的微澜。这盆香,恰到好处,可甜、可馨、可幽、可雅。那么桂花呢,我闲,他开,清可逸尘;我忙,他开,浓可远溢。如斯,则不负他的名句。

    这个行星上,花小者以香取胜。我的庭院也坐落在行星上的一隅,当月照空村,人闲桂花落的时候,闻花六月半,曾是最有滋味的流年。


(原创)闻花六月半 - 启婷 - 启婷欢迎你

 

  评论这张
 
阅读(1109)| 评论(2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