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启婷欢迎你

我愿化作一枚殷红的枫叶,带着祝福,飘入你的怀中----

 
 
 

日志

 
 

(原创)秋风赋  

2015-11-09 14:24:5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秋风赋 - 启婷 - 启婷欢迎你

秋风赋

文/启婷

 

     若说二月春风似剪刀,裁剪出的景致,真是说不出的玲珑小巧,道不尽的绿色微笑;那么,十月秋风则有双屠龙手,仿佛一瞬间,就摘光了万木的彩叶。铜枝铁干们从来都冻不死,越发倔强地脚踏山岩。水墨一样的枝桠,越发举向高处,寻找远去的湛蓝。

      秋风起兮遍地凉。这双屠龙大手,或借着天鹅的翅膀,或借着杜鹃的啼鸣,从海洋弯曲的涡旋,从湿地白茫茫的苇花,从东风推起的巨浪,粗犷豪放地呼喊着,尖叫着,咆哮着,仿佛一个忘我的出世隐者,又卷土重来了。它一入世,绝不温文尔雅,绝不柔情似水,一身的坏脾气和小野蛮。至多有几日的金风玉露一相逢,给你短暂的小温馨。扬起沙粒成为一曲哭砂,算什么呢?摧折百草,弄弯玉米兵群的骨骼,才是它并不夸张的力道。大麦青青小麦黄的田野,该有麦管吹出守望的哨音了。玉米漫山遍野的扩张,该有镰刀反射秋阳的锋锐了。倒下,弯腰,骨折,撞击,噼啪作响。万物在大风起兮云飞扬中,有怯懦的,有勇猛的,有圆润的,有挣扎的,有欢吟的。秋风压着山头掠过,则为流动的山岚,可观可听。秋风贴着林梢轰鸣,一波推着一波,仿佛让人深陷海底。此时,二十四桥明月夜,何处吹箫的玉人,也停歇了小嘴儿,静听天地大块噫气的排箫。也只有大地,才经得起这庞大的风群,吹它个沧海横流,七窍皆通,酣畅淋漓。这一横千里的箫管,有无数孔穴。或深或浅,或扁或圆。这箫音,在山林,在深涧,在怪石,在绷紧的弓弩,在五马赫飞驰的万箭。这小小行星上的耳鼻口心,或孤单叹息,或长江黄河合唱,或唤醒心如槁木,或粗或细,或缓或急地激流跌宕。如斯天风浩荡,不亦快哉?喜怒哀乐,一泻为快!

      秋风,是千里快哉的浅心后生,更是我花开后百花杀的莽莽大汉。它从高处、从远处开始冷热交汇,开始对流搏击。最高的珠穆朗玛也挡不住它要踏遍江南塞北的脚步。抑或,它要从广袤冰寒的西伯利亚折返,勾留在东北的平原、峡谷、峰峦罗列的每个角落,灌满每一座城市的大街小巷,流响每一座村庄的屋脊裸线。它生于林下,却让千林幽暗;它热恋百花,却让百卉凋残;它孔武有力,却不留余地。很少有最后一片秋叶,能挂在枝头上宁静致远。

      秋风,就是一支贴着地面,或盈满低空的急行军部队。它一片萧杀,一派金戈铁马。大军所过之处,雀鸟远避,卷起无数斑驳落叶,纷纷模仿飞鸟投林。镰刀没有触及的玉米种族,细长的叶片开始苍白无力,曾经潮湿的心也逐渐风干,轻轻一捻、一碰就会细碎。只有迎着秋风站立,才能更加体会天若有情天亦老的惆怅和不甘。眼前的玉米秸秆之身,被秋风推推搡搡着,一会儿挨在一起,一会儿又分开。它们曾经骄傲地伸向天空的花萼,被秋风洒落到了无数垄亩。但它们留下的金黄子女,都谦逊地垂下大地,在秋风中等待颗粒归仓。

      秋风偃旗息鼓后,又像一位意气豪迈的巾帼。一滴白露,小姑娘一样咯咯地笑着,告诉你:小心拆了你。

 


  评论这张
 
阅读(872)| 评论(3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