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启婷欢迎你

我愿化作一枚殷红的枫叶,带着祝福,飘入你的怀中----

 
 
 

日志

 
 

(原创)青霜引  

2015-11-30 01:08:41|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霜引

文/启婷


       青霜曾经是宝剑,其锋不让紫电。自从一出王将军之武库,就如一勺水泼出。人间则先有白露;次有清霜冷絮,枯树吟咏孤独;再有千山暮雪,和村庄一起白头。

       当长夜气萧萧,青霜点鬓毛,人也在白头。当屋瓦上摊开一层薄薄的霜粉,屋瓦也在白头。当蒹葭苍苍,有位佳人在水一方,佳人没有白头,她的长发正是早晨的青丝。

        青,这种颜色,挂在天穹,贴着树叶,染着衣衫,跟着长发及腰,安慰化为薪柴的芳草。它最符合秋的冷艳萧杀,也最能对仗秋的热烈奔放。而霜青与红叶,这对敌手,每年都要磨砺、搏杀、印染,交织。在激烈的交锋中,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造就了万顷江湖万顷秋的极致滥觞,铺陈了千里黄芦,红叶万山的胭脂流光。

       霜是白露的未来,青女为之主宰,绿叶为之情绪复杂。它不来,就没有停车坐爱枫林晚的诗人。它一来,就有素心白露,披在花叶,就如美女不尚铅华。此露为霜,青中泛白,质轻而力重。仿佛天青色烟雨,凝噎在矮坨坨的芳草流年,冷冰冰地裹着叶丛,试图压低刚柔相济的枝条。又仿佛一张水汽凝成的冰晶纸,单薄而胆小,自闭而忐忑,羞涩不敢见夕阳,也不敢触摸朝阳。它总在万家灯火的夜晚,从洼地开始,铺过城墙,铺过村庄。像起伏的青白卷轴,在屋脊上,铁瓦上、泥瓦上、琉璃瓦上悄然展开。一边休憩,一边等待阳光的融化。

       露从今夜白,霜从何处来?秋冬之气交接后,东风化西风,南风化北风,芦花复荻叶,我和树木都在逐光暖行。逐光奔忙的日子,我知道了霜从植物出。它滴滴慢,就如声声慢,就如从前慢,就有了叶表留下水汽围坐三千滴。这三千滴的青山翠羽,滴入河水,河水渐凉,流水与游鱼开始相忘。这三千滴的玲珑水孩子,从九霄碧云落,打湿了北雁南飞的寻寻觅觅,感染了黄花红叶堆满地。

       黄花红叶深埋脚踝,引起了往事重开。往事如花呈春光,叶飘秋房,房中秋虫正惆怅。惆怅中,休眠已然开始,却有小虫还没吃饱。它们蛰伏的季节,毕竟漫长,苗条不如多脂肪。

       太阳仿佛躺倒在地平线上,真的有些疲倦,不肯再爬高。今宵的霜寒,总比昨夜多一袖衣角。弯月消瘦,遂有熬夜人的不眠:霜天晓角闻鹤唳,雪夜晚钟听鸡鸣。那时,草木飘摇,刚刚零落,留下分蘖在根芽。萧杀之气,可以盛气凌人,但不能阻挡凌云的寸心。而灵台一寸的田亩,滋养着一片春色,随着万物一起收藏。等到了四月天,在晚霜中,一起一花一叶地释放。

       但人间四月天之前的日子里,依然有一位东方的青娥,穿着黑色的秋裤。秋裤之外,是一袭霜青色的旗袍。此袍非锦非绣,类比青云袅袅。天姿淡淡,明眸朗照,不可名字。

        青娥从枝下走过。剩有一枚红叶,守着阳光守着翘起的枝头。

 


 

 


  评论这张
 
阅读(969)| 评论(10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