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启婷欢迎你

我愿化作一枚殷红的枫叶,带着祝福,飘入你的怀中----

 
 
 

日志

 
 

启婷《飘过古老村庄的洁白》诗歌的结构和语言 文/乐乐  

2012-03-24 22:08:39|  分类: 高山流水韵知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启婷《飘过古老村庄的洁白》诗歌的结构和语言

                                                                                   文/乐乐

 

       诗有言志诗、智性诗的区别,启婷的这首《飘过古老村庄的洁白》诗,自然属于言志这一类。诗歌阐发、诉求的,是一种面向未来世界的自我态度。它,不矫情、不伪饰。其所发其所求不是那种“羚羊挂角无迹可寻”的“空乏”,而是有着主观色彩强烈的“大我”,和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大事、命运联系在一起的“实在”。 

    诗歌虽说不能“治国、平天下”,但在这样一个读诗也需要跳过去,省略 N 个字的诗坛,在诗歌“放浪形骸”完全丧失其社会功能的现代,启婷的这首《飘过古老村庄洁白》的担当是难能可贵的。写的是一代人的集体记忆,记录的是时代的伤痛,是“这个”时间的标本。于社会,于历史,都是真实的记录。意义在于负有社会的责任和历史的担当。诗歌与其说是一种倾诉,毋宁说是一种批判和呐喊。

    读完这首诗使我想起里尔克的《严重的时刻》,陈子昂的《登幽州台歌》,联想到很多像“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这样的一些诗句,与我产生心电感应,和我脑海长生的“一幕幕”来着某种约定的共鸣。而这些“一幕幕”图景、意象,它在现实中公知性地存在着。

在这里我不想说这些气闷搭煞的“严重的时刻”,不去“登幽州台歌”。而是想说说这首诗结构的完美、语言的活性和场景的质感。

为了少一点复制、粘帖,我把诗行编成1——15的序号。

《飘过古老村庄的洁白》诗歌的完美的结构

这是首严格意义上的散文诗,但我不愿意这样去定义,因为我更愿意当作“纯”诗,“净”诗来读,这样,散文的那条“形散神不散”的“红线”,就不会打杀诗灵,扼杀我读诗迷醉。

诗歌的1.2.3.句,定下的诗歌的调子——也就是开始所说的言志诗,和诗歌的写作向度。诗歌,里中理是批判现实主义的。这类诗歌总体气场,是不能“优美”地“飘”起来的,它讲究是个语境的严肃或神性。否则,就会像阳刚男子,穿连衣裙一样,看着别扭。这类诗歌也不能和徐志摩、戴望舒去 P K,强加给一个意境,那样批判现实的效果便不会锋利。如艾略特说的,这类“诗歌的效果不在于作者的主观情感表达的夸张绚丽,而在于是否刺到现实的节骨眼上”。胡里花俏的修辞,聱牙诘屈的玄机,就会割裂敬畏的语境神性 。关于诗歌,我很赞成影子的诗歌“严肃说”(不论什么诗歌都不能轻浮)。而在这类诗歌中尤其要讲究“一个庄重严肃的语境”。有个庄重严肃的语境,才能给读者以更深的沉思,更多的警觉。也因此,决定了这类诗歌语言质朴性、沉稳性。,诗歌《飘过古老村庄的洁白》做到了这一点。如“古老 / 孤独的村庄,长大的地方 / 孤独 / 不知如何安放”.....等等,都是质朴无华的,白描一般。全诗就是一个“事像”,它既无华丽的修辞,也无意识流的花边。把握得非常好。

诗歌的1.“....寻找饱满的月亮”是全诗的引子。2.,3两句是4 5 6 7 8 9展开的“纲”。4 5 6 7 8 9是后面情感推上“重温天堂”必要的“铺垫”,这铺垫也是全诗的。

诗歌写到和雪山一起陪着旧梨树开放,重温天堂”这第12句,要是我,也就结束了。但作者“歌未竟”,“最后的骨头,还不能埋藏”。这一段(13,14,15)看似可可无,实际上是“一起”“重温天堂”到“一个”“呆呆地眺望”情感高潮的“二级跳”,是少不得的。它把情感推上了又个高潮,诗义推上了又一个至高点,完成了递进和升华。最后两节诗,后一节是前一节的递进。全诗的的结构相当的完美。在这里我看到了我自己和启婷写诗的差距。论年龄,叫我大哥,论写诗我叫他大师。

二、《飘过古老村庄洁白》诗歌的活性的语言和语言的准确

上面说的语言质朴、沉稳,是一种境地,而不是要具体的“个个”语言“死蟹一只”。那样,绝对不是诗,顶多是一折说明书。诗歌的语言应该是浓缩的、富有潜能的、信息的、能让读者“听话听音”的。

就来看看这首诗的语言。

(一)相互激发或限制的活性

说诗意,我的理解其实就是在两个或两以上的单位语言相互激发、碰撞或限制中产生的另一种意思、火花的空间。

如:古老的村庄/一片苍茫/饱满的月亮,这3个单位语言,当它们各个独立时虽有内涵和意义,却没有活性。而当对应、集合时就产生了限制,产生了另一种空间,产生了活性。这活性我说就是诗意。诗歌里“饱满的月亮”和我们隐性的一般思维“圆圆的月亮”激发的也是一种活性,至少是有一种平面走到了立体。再如这些“青草的味道,和蜜蜂的细腰”“野花的蜜与蜂群的空想”等等,有很多,无不是在“激发或限制”中产生了活性,而有了诗意。不再重复赘述。

(二)诗意构成中带有的信息标识的活性

诗歌中的“路途可真遥远”作者信手拈来,给人的信息量不仅仅是“挪走祖先(墓或遗产)之后,我想要祭拜的路途遥远,而是指“一切”消失了的“站立的姿态”,“不再重返人间”的之多的“可真遥远”。这是简单,一读就可得到的。诗里意象的信息标识是隐性的,比如“旧梨树”等,这些可以在与之相对、相反的“新梨树”“老梨树”的比较中找到信息标识的活性。

三)留白、缺省的活性

如这句“那时只剩白雪,只剩这片孤单,孤单如陶,如美女陶,和雪山一起陪着旧梨树开放,重温天堂”其活性是通过意像和留白所达到的。它不同于“听话听音”的诗贵含蓄,却又是诗呈现出来,而不说出来的缺省或者留白。“美女陶”个中的留白,就很多。你所见过的有色无色大大小小“陶”都可以想象成“美女陶”色彩、大小。想象着她是这样的姿势、还是那样的仪态更孤单。

(四)语言的准确 

准确,说的是诗歌语言的表达简洁、清晰、明了,不拖泥带水,不莫衷一是,不含糊其词,不让读者产生歧义。这和诗歌语言要有繁复多义多指向是不矛盾的。诗歌语言文字背后所蕴含的指涉(能指)越丰富越好,但诗歌语言文字本身(所指)却必须是清晰的,否则“诗歌有机体”的建构根本无法形成。通俗地说,就是你要讽刺挖苦人,你话里的刺越多越好,最好多得被讽刺者气得要命,哑口无言,说不出话来,但话本身却不能驴唇不对马嘴,没有逻辑性。

“古老的村庄,我走不出这颗心房”对“四面环顾”的准确,如对“四面、到处游荡”,那是滑稽了。

“再无湿润的肺”对“遂成绝唱”的准确。有肺就还可以唱,不成绝唱

“绝不会老去”对“在山梁上呆呆地眺望”,“绝不会老去”便是根扎很深不会倒下,便可“呆呆地眺望”。 

 懂得诗歌语言的活性,诗歌语言的准确性 ,读诗,都有可以意外地抵达神奇之地,领略不一样的景致。特朗斯特罗姆说:“我碰到雪地里麋鹿的蹄迹/是语言而不是词”。雪地里麋鹿的蹄迹是一种奇迹和意外。而我情愿相信,诗歌语言自身的活性,凭借诗人的敏感,都能找到承载的身体。所有的诗歌,从语言形式上说,都是对常态语言的突破,是语言自身找到的神奇和意外。诗歌语言的活性在表现形式是多样的,多数时候,语言的活性是通过意像和留白所达到的。

三、《飘过古老村庄的洁白》诗歌的场景的质感

没读过启婷写的小说,但知道这首诗场景质感化定来源于小说的细节启发。

诗歌可以说每句都是个有质感的场景,而最典型是这句“我和村庄宿命相连,就像蜜蜂迷失方向,青草的味道粘满它的细腰,野花的蜜汁成为蜂群的空想”。这里只要了解质感的定义,就知道场景质感化是什么意思了。在此不再展开。{质感,就是视觉或触觉对不同物态如固态、液态、气态的特质的感觉。在造型艺术中则把对不同物象用不同技巧所表现把握的真实感称为质感}

 

 诗歌:文/启婷<<飘过古老村庄的洁白 >>

 

1 站在古老的村庄,我长大的地方,一片苍茫,寻找饱满的月亮

2 我在村庄的孤独,就像一棵旧梨树,触摸过的天空和泥土,不知如何安放

3 天空倒挂还活着的星星,创伤亮如灯盏,也如万千支石箭,等待射向失去的草船

 

4 古老的村庄,我走不出这颗心房,四面环顾,低处是祖父的坟墓,高处是衰败的山梁

5 逝去的亲人,一直没有离去,他们在黄土之下,我在黄土之上。灵魂就像风烛残年,时灭时亮

6 灌木如家族站立的姿态,砍伐后不再重返人间。兄长挪走祖先之后,我想要祭拜,路途可真遥远

 

7 我和村庄宿命相连,就像蜜蜂迷失方向,青草的味道粘满它的细腰,野花的蜜汁成为蜂群的空想

8 十年之后,村庄内外,再无湿润的肺。青翠枯萎,也无鸟儿的羽毛栖息。思念像黄莺叶底躲藏,遂成绝唱

9 我如一棵旧梨树,粗糙的命运开始纵裂,北风卷地,折断铁条枝桠,珍藏洁白,呼唤头顶涌来波浪,波浪

 

10 头顶涌来波浪,为何晚我开放?会翩翩而来,会款款而来,会滚滚而来。仰面相迎,其夜也有光

11 我愿那时只剩白云,只剩这片洁白,化成天上飞鸟,万里渡黄河,落在肩膀

12 我愿那时只剩白雪,只剩这片孤单,孤单如陶,如美女陶,和雪山一起陪着旧梨树开放,重温天堂

 

13 我在亚洲的村庄,守住塌陷和遗忘,最后的树干,最后的骨头,还不能埋藏。   

14 那片洁白,又小又轻盈,又清秀又窈窕,用早晨的青春,掠过群山的黄昏,

15 它不来滋润,一株孤独的树干,绝不会老去,为灰色的村庄,歌唱云雪,在山梁上呆呆地眺望

 

  评论这张
 
阅读(564)| 评论(1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