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启婷欢迎你

我愿化作一枚殷红的枫叶,带着祝福,飘入你的怀中----

 
 
 

日志

 
 

(原创)启婷文评之三十九  

2011-01-06 14:40:35|  分类: 启婷之文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启婷文评之三十九

昨天何处寻   文/雨中漫步

   启婷评:漫步,没想到启婷的一首小诗,竟然勾起了你汹涌而至的灵感。笔触细腻地、带着伤感、带着唏嘘、带着追问,在昨天的深处翻检着秋意中的春天,在春天长出果实的惆怅中回溯落寞的印记。那少小青梅的长干行,那羊角辫上红红的蝴蝶结,那错过以后,才知当初是懵懂,今天是清醒,都已是宿命。

   昨天何处?它就是尘世中的自己,今天的重复,明天不能确定的幸福。昨天何处?它长成一棵树,今天的大风或许给它疼痛的断背。它长成一丛草,并不怕西风的雕琢,也不怕命运漫天飞舞。昨天何处?我愿今天不再是从前的翻版,可以是黄土上的考证,更可以是废墟上行走的荆棘花。

   雨中漫步 :谢谢启婷的美评!初见你这首小诗,就被这文题吸引,再细品你诗行里的每一抹忧伤、每一分眷恋,每一怀畅想,就更是让我想起了曾经的岁月和感伤,同时生发了“昨日何处寻,明日何处去的”感念;只是相比原诗而言,漫步的唱和或许脱离了启婷的原始的寓意,因为我从启婷的文字中,触摸到的更多是风景背后浓浓的乡愁;倒是启婷对漫步文字的深刻解读,又一次丰盈了我的想象和感知,文笔婉约、练达、深邃到极致,感动,欣赏!(原创)启婷文评之三十九 - 启婷 - 启婷欢迎你(原创)启婷文评之三十九 - 启婷 - 启婷欢迎你

    启婷:对于原文或原诗的解读,有顺和违两种,有时可以在原作基础上进行升华和延续,有时则可以开发出于原作意愿截然相反的情境,这就是一种再创作!

箫声诗谈《关于现代诗 》   文/月夜箫声

    启婷评:以诗而论,今天人看诗,重点不应该是唐诗宋词和臣妾心态的元曲,恰恰是现代诗,即自由诗。古人的辉煌是古人的,应该自豪的是古人,而不是后人。今天的惭愧心,才应该是我们的心。因为自由诗,正是在我们的手上有枯萎凋零的趋势,或者说,在短短90年的时间里,根本就没有成为气候,高峰,那更不知是几百年的事儿了。也正是在我们这样的土壤里,期待振作和繁荣。但文体的发展规律,于诗而言,让我们常常无法把握,尽管有很多诗歌爱好者在做弄潮儿,但诗歌的旗子,并没有弄潮儿向涛头立的一枝独秀,反而有边缘化的淡漠,有余人的自艾自弃,有梨花体、口水诗和羊羔体装点门面的倾颓。语言的发展趋势,从远古哼哼吁吁的平民化到唐诗宋词韵律吟唱的贵族化,离开大众越来越远,被阳春白雪垄断。至于古代的吟唱,大多都是教坊或文化妓女的必修课,作为高层生活的陪衬和点缀,瞧,诗歌还用了另一种渠道,就这么流传了下来。发展到今天,现代诗更是悲哀得欲哭无泪了。它的另一种形式----流行歌曲,只要在当红明星的嘴里唱出,万千粉丝都会激动得几乎要哭,哪怕是吐字不清,哪怕是大白话歌词,都不会影响通俗乃至庸俗的流传。如果,把歌曲的外衣---音乐扒掉,大部分的歌词,几乎无意境和美感而言,它能够动人心弦的是那张外衣罢了。

    诗歌,眼下还埋在尘世的土壤里,它应该是一粒火种、一丛草根,是粮食之上的粮食。或许,在日益化整为零的分散中,在分行就是诗的恶俗里,正期待从散文中独立出来。诗歌如果就是散文,诗歌必然要死亡。或许,中国人在借鉴、运用、消化西方现代诗歌的手法过程中,有很多误入歧途,乃至极端的路,正在被以讹传讹,而为此沾沾自喜、顾影自怜、固步自封。有许多人以意象为意象,把诗歌定位于唯意象论,过分的意象化,已经严重地戕害着诗的语言本身,也造成了词句之间的乱交和混乱。

     我们可以有勇气把唐诗宋词看成高坟古董,也可以把现代诗看成是高坟上新生的野草。

恋爱游戏(一)……更新中   文/玻璃

     启婷评:我以为,玻璃就是写东西的胚子,小说写得很活,对话中能也刻画出人物的形象和脾性。而玻璃写小诗,尤其是散文诗,更有感染力,所以在玻璃的小说中,有些诗意的句子,在景色描写和心理描写中,提笔就来,落笔就诗意显露,这一点,就很难得。

     恋爱游戏。顾名思义,有游戏人生,游戏人间,风尘飘落的韵味。怎么活,是自己的事。赵青城,定有倾城之态,故曰青城。赵青城的人生态度和抉择,正是时下许多大学生或漂一族的缩影,我们没有理由谴责她,要谴责的是主宰她命运的时代和白天是教授,晚上是野兽的峨冠博带之流。

     此为开篇,当显宗义。三条线索,已暗中铺开,三位女子,从名字上看得出玻璃要把她们写成皆有绝色,各有千秋,只是希望在人物的刻画与发展方面,能符合玻璃为她们既定的性情特点。

     或者妄自猜测一下,当然是从字面上。倾城一笑,多少人醉倒在石榴裙下,而真正的倾城,当是北方有佳人,一笑,遗世而独立,其悲情的质感,不仅仅止于皮肉,当来源于灵魂。

     花骨,当最美,是风骨之美。是的,仓央嘉措说:百花美得一错再错。这就是美,给我们的感觉吧?

蝴蝶之死【原创短篇小说】   文/蓝色心情

    启婷评:对于小说,启婷还真不懂,但喜欢看,喜欢欣赏。

开篇落笔很有吸引力,白炽灯睁开了眼睛,自杀者的肖像描写,等等,都很好。尤其是围观者的各种神情,让我不由想起从各种文学作品中读到的---中国人特喜好冷漠地围观杀人,死人,那种不顾被杀者、不顾死者的生命尊严,那种冷漠、麻木的劣根性的低素质,即使在今天,也随处可见,亟待提升。

    作为边缘性题材的小说,历来可以有独辟蹊径的视觉,我个人以为,这种题材,最好是要有边缘人的自我真实心理倾述,有边缘人之所以沦落在边缘生存的环境发掘,等等吧,会更好地展现边缘性的危机、迷茫、不自信和挣扎的向往和渴求乃至哭泣。当然,我不会写小说,只是感觉。

     如果可能,看看《日瓦戈医生》、《罗亭》,这两本书的主要人物都是和主流或主旋律远离的孤独者,或者看看日本第二位获诺贝尔文学奖的大江健三郎的《性的人》和《我们的时代》,其中主要的就是边缘意识的小说方法。

     上述的啰嗦,自然不能对这篇短篇小说苛求,可以是一种借鉴。

     很欣赏蓝对边缘人的关注和人文意识。

【原创】真诚是一种诗歌哲学 文/老黄

    启婷评:首先,谢谢老黄!

    我是通过看荣三哥在我博客的留言,才知道很有名的诗歌评论者黄老师,妙笔生花地为我那些浅显直白的诗,信手拈来地诗评一篇。我顺着荣三哥的足迹,寻寻觅觅地找到了书写智慧与心灵的地方。这里,应该是朝着耕耘春天云集的翠绿,也应该是奔向捧起秋天弯垂的金黄,是的,朝耕垄亩,夕闻道,足矣。

    我的确在用真诚的心,毫不掩饰地写着我为之倾心的诗。或许,用尽毕生心血,也到达不了诗的国度,但我相信,真诚是一种诗歌哲学,还是诗歌高洁的灵魂,我注定为此无怨无悔。

    老黄的切入点,让我不由得怦然心动,我诗中的心就这样被一语道破。随之而来的是感动,感动于我和老黄,并不相识,也从无文字往来,但你毫不吝惜地吐出笔尖的霏霏细雨,这也是一种真诚。

    当然,我还要谢谢桃花平子。

 
 

 

  评论这张
 
阅读(549)| 评论(16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