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启婷欢迎你

我愿化作一枚殷红的枫叶,带着祝福,飘入你的怀中----

 
 
 

日志

 
 

启婷文评之十九  

2009-11-28 11:39:35|  分类: 启婷之文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启婷文评之十九

春播秋收的季节 [原创]    文/珠水.白兰

启婷评: 那粒乡村的种子,不待春风又绿江南岸时,就嗅到了泥土的芬芳。那粒摇篮的婴孩,在早春二月的塞北,就梦到了土地前世的等待。一滴水的滋润,一米阳光的温暖,一场空气的对流,以至于一片月华,以至于白天的暖、夜的寒,都是种子和土地相恋的媒介。

整个大地,都是这粒种子的温床。当铁梨翻开泥土的浪花,饱满的种子和丰满的土地,就细腻地融合在一起,从此,种子的生长就是土地的梦,土地的呼唤就是种子的呼吸......

"如果可以,惦念~<原作>     文/幽雨~*梦幻天使~*

启婷评:用生命交换",这一声啼血的惦念,是杜鹃春心的呢喃。别人正草长莺飞,她却花容月貌为谁妍?她不是春恨秋悲皆自惹,怎奈林花秋花化雪花,雪花冰花化雨花,雨花泪花满脸颊!

她是前世一株小桃花,伏在江南梦里边,她是去年今日桃花面,寻找烟花三月拢来的臂弯。"没有隔世",也不只有飘落,还有今世的怒放 。 "没有隔世",更有燃烧的火苗,更有唐时风月的诉说。支起自己的信仰,千里之外,都是桃红;透视自己的未来,十步之内,春光满枝。分明是前世的一株小桃花,化成今世的一粒水晶雨,水晶的心,颗颗是情花。星月的光,束束闪青睐。今世的一粒水晶雨,"勿需永别",有一片雪花,是她的良师益友......

〔原〕隐形的翅膀     文/love.hope2008

启婷评:色彩不只是用眼睛来看的,没有灵魂的眼睛,对再美的事物也熟视无睹,对五彩班斓的生命也司空见惯,这样的眼睛只见功利,不见自然和谐。色彩是可以听的,听,弥补了瞳孔枯萎后的盲点,它听到了蒲公英沙沙飞翔的白发,它听到了小蚂蚁列队行军的节奏,它听到了一路上光线穿行的速度,它听到了光的颜色融入生命的轰鸣。听,是心灵的另一扇窗口。

也不是所有的飞翔,都带着翅膀;也不是所有的行走,都带着双脚。没有翅膀的飞翔,同海燕一样壮美;没有双脚的行走,哪怕是踽踽独行,更会赢得生命的尊重!

(原创)苍天泪评(一)     文/苍天有泪

启婷评:塞下秋风萧萧起,

又见苍天泪倾盆。

翻盆细点倾城雨,

字字珠玑玉为魂。

好一滴青埂峰上九霄泪,醉溶清风与明月;好一串绕着织女玉颈的水晶珠,为此隔岸牛郎砸金梭,天河鱼龙浮。云是蓝天的白裙碎片,雨是蓝天的冰凉射线。一声何满子,泪流湘江满,飞鹧鸪。飞鹧鸪,泪评出,水天一色长袖舞,霜天哓角五更鼓,闲敲五十弦,心事为哪端?

因了那一滴泪,潮湿了曾经绝望的凝视,星星怎忍心摘掉?因了那一滴泪,在太阳横行胭脂的光中燃烧,一个成熟的绝美女人,从美丽的东方地平线向母亲走来......

因了那一滴泪,南方的雨,开始飘落,十年长发,扬起,就是飞天的白瀑!

拈花惹草(原创)   文/三月燕子

启婷评:人生当觅有闲时,拈飞花一枝,扫净烦恼虫;逗小草舞蹈,忘却蝇头利。天下没有不美的花儿,花儿的绽放,或静悄悄的白,或鲜艳艳的红,或妖冶冶的紫,或亮橙橙的黄。花草连袂,一叶一春水,一瓣一秋波。淡极始知花更香,香气袭人满城倾;百合凤火,桅子思梦,玉兰心洁,茉莉情浓,如此人生,如此"拈花惹草",正是三月芬芳满,衔花燕子飞,美哉!

启婷文评之十九 - 启婷 - 启婷欢迎你(原创)心情汇报     文/梅子

启婷评:梅子,别退却,你的字里行间洋溢着魅力;梅子二字,就是魅力;三国曹公挥鞭指梅子,望梅就是魅力;青草池塘听蛙唱,江南梅子黄时雨,梅子林下佳人立,就是魅力!近乡情更怯,不敢见来人。此情此景谁都有,而中原梅子你独具,就是自信.

<<感觉>>   文/力文智成

启婷评:写诗是一种感觉,读诗也是一种感觉,感觉如此丰盈,盈盈于心;一诗又有千解,解解不同。诗是哲学的孪生姐妹,悲愤和忧患是她们的名字。忧郁、欢爱、悲情、绝唱和律动是诗奔涌的内核。你能把诗像手掌一样张开,伸向天空;我就把感觉像诗一样呕血,用眼睛发现,用心灵探求。

生命一定是多维的,美好的天国是不可知的乌托邦。或许,多情的诗人善于发现绝望,绝望中的诗人,总是喜欢戳破世人的梦;敏感的诗人善于感知渺茫,总是在生与死之间走向忧伤。鸟惊心,花溅泪,生死枯荣泣鬼神。

灰色,绝不是生命的全部,曾是一个时代的颜色象征。所以,顾城就有了---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黎明。但是,黎明后的诗童,他自戕了。

眼泪.坚强~<原作>    文/幽雨~*梦幻天使~*

启婷评:这夜,这黎明,这里边躲藏着静悄悄;这城市里的一粒雨,这封闭的晶莹,这忧郁的湿地,孤僻地释放着高洁的相思,独飞天边燕,燃尽红烛泪。不哭,不哭,亲亲的小妹,前世的小红荷,今世的睡莲美。

眼泪,就是坚强,绽放,就是芬芳;含泪地微笑吧,千山草色青,就在前方......

<<入山>>   文/行魂

启婷评:壮壮,真要为你叫一声好,你这一篇小随笔,我都替幕府山得意。仿佛在坐弛中,我就是那力拔天兮的"孤侠",顶天立地的飞峰,为你的仁者之乐而乐,为你的千年之约而约。

记得杜甫有诗"天下何曾有山水,人间不解重骅骝",山水之美,只要有了壮壮这样的知音,才不会孤绝,才不会凋零。壮壮入山,人间骅骝也。

仁者乐山,山,灵魂皈依的行程和终点站。壮壮所有的诗魂,都在小随笔里,是那么地蹓着人的心,壮壮清晨听第一声鸟唱,壮壮黄昏听山的阔大悠远和回声的撞击,都是一个神女峰的臂弯在拥抱。

山的每一个细节都可以美到极致,而山的细节又丰富到极致。山的脊梁就象龙在飞,连绵起伏,

【溪子原创】 浪迹天涯夕阳瘦    文/安陵溪子

启婷评:是秋水一眸?淹没了环山拥抱;是空谷幽兰,香气弥漫着离愁;是玉阶空伫立的青衣,那只殷勤的青鸟飞向哪里?是多情的月光之洁,心疼着那袭白裙梦里静思的背影;是美人松的臂弯,用她的暖拥着归途的寒。

岁月的油彩,从鲜艳到黯淡,剥落了墙泥的盔甲,生根了沧海桑田的情话。望眼欲穿的响箭,折断了琵琶的冷弦,一盏愁,篱笆深陷;一点思,西风吹遍;红尘一壶任漂泊,浪迹天涯瘦婵娟!

(芷若)除了落叶,我们也是生活本身  文/诗情若心

启婷评:一茎草、一朵花,都是我人生的过程。一茎草,活着象草儿一样,自我、拥抱;一朵花,幸福像花儿一样,绽放、展示。可是,我人生还象一片落叶,何处是我驿站之外的秋娘渡与泰娘桥?我人生必定要以一片落叶的厚重和沧桑、成熟和稳健,与秋有此一搏。萧杀之气,秋之剑也,落叶翻飞,它已给了春之嫩绿、夏之绿氧,它甘于淡泊地归去,化做春泥更护花,是生与爱、呵护与相融的升华。无边落叶飒飒响,不尽江河滚滚来,那冲天的雁阵,那高飞的岩鹰,不正是落叶的化身吗?

 

 

 

  评论这张
 
阅读(432)| 评论(5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