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启婷欢迎你

我愿化作一枚殷红的枫叶,带着祝福,飘入你的怀中----

 
 
 

日志

 
 

(原创)生死不过须臾间  

2009-07-22 18:30:52|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生死不过须臾间 - 启婷 - 启婷欢迎你

生死不过须臾间

文/启婷

    天暖,雪融。

     突然接到二弟电话,惊知伯母家二嫂辞世的消息,急忙去殡仪馆。探知二嫂脑溢血突发于凌晨四点钟左右病死于医院中。看到更显憔悴的二哥,痛楚之心袭来,不知如何以言语慰之。除了只能恨叹生命脆弱,命运无常,亲人早逝,就唯以恭送逝者走好矣。

     殡议馆和相对而建的"息圆",树木皆林立,景致幽深,因是送死人化灰、或给有钱人立墓处,却平添了太多的森暗。白日转暖,夜深尤寒,衣鞋不适者深感寒冷。我坐于招待所楼上一房间看从饭店借来的《北方法制报》,同室有老师五、六人,其中四人围坐小桌玩"三打一",钱数不小。烟雾弥漫,吆五喝六,拍桌跺脚,现在有个别的老师,除了上班时间可以称之为老师,余下时间,和平常人一样,甚至更俗。天不亮,诸人纷纷上山而来,死者即将火化成灰矣。一时间,至亲者,尤为女人,嚎啕大哭,撕心裂肺之声顿起,捶胸顿足,与死者依依不舍,听得众人悲从中来,泪水难以抑之。工作人员声情并茂地念着千篇一律的吊唁词,而后众人做最后告别仪式。二嫂遗容惨白,静穆,无太大的走形。三哥比较注重亲属、家族的血脉情感,原拟上茔地者仅三哥父子及我们兄弟五人,后单位的一些同事及相关连的诸人也要求同去,以出绵力,只好又加一公安部门的车。车取道北入金沙,过其全境,再入常山镇,一路驶来,水泥路平坦,起伏不大,车过朝阳林场辖内,山上山下还有一丛丛的高大树木,整体上只能称之为林子,离森林的内涵相差天地。我们下车后,步行上山,过小河,冰流破之,凛冽的水流悄然无声而缓缓地运行,恰如芸芸众生,来而复去,总以为不会断绝,其实是一厢情愿,地裂山倾,海枯河断绝非传说,生命在大自然中,在广漠无垠的宇宙中,是相当脆弱的,甚至是不堪一击的,故悲凉夹杂悲哀,故悲壮夹杂抗争。刘家的茔地并不在此异乡异地,约十年前由故乡迁到这第二故土。由于人为破坏,原来故±可入所谓風水先生慧眼中的宝地日渐凋零,因了三哥在刘家渐渐光宗耀祖,又为后人长远计深思故,在此地相中了一块茔地。记得挪坟的那个凌晨,我们父子乘座的小车,因方向杆失灵,在公路上"画龙",最后撞在大杨树上,或许是冥冥之中先辈的护佑罢,我们父子三人都幸而平安。

     这块茔地,在常山镇朝阳乡卧龙村,茔地巷口远远相对高山逶迤峰口,是个好地方,林木茂盛,山流清旺,刀砍锯割的痕迹虽然在林中随处可见,毕竟受到林业保护还算得力,以致于刘家逝去的祖辈们在长眠中,酣听林涛鸟鸣,静卧幽林沃土。唉,我辈碌碌庸庸,到底远不如逝者有幸占有一锥"小桃园"!这次我们跪而告诉逝去的爷爷奶奶,还有因公而亡的伯父之灵,今天,人到不惑的二嫂-----"来了"

     活在世上,在烦恼人生,快乐人生中,是不会长想到"死亡"这个词的。只有蹬上长长的山坡,穿林拽枝,踏上茔地时,就不能不一下子想到,终有一天,我们自己有朝一日必定会在这里入土为安。年长的似乎用不了许多年,年轻的则添了一缕阴郁的苍凉;唯有年少的,惊看这入殓的各种仪式,对于死,在他们看来,那是死者的事。

     虽然是早已入冬,但冬陷得并不深,暖冬在东北早已耳熟能详。半阴的坡上,泥土也只冰冻了一尺,有力气的人只几镐就掀去一块山石。站在山坡的浅雪上,寒意有些难耐,穿毛裤的腿透来寒凉,双脚也冻得隐隐生疼,勤快的人呢,就找来枯枝,堆积起来,用干树叶点燃,火烧得旺时,众人围之,热量烘热着寒冷。山上意外可见一株株亭亭玉立的白桦树,这个树种,在我眼中,从来都独有万种风情,她是林中洁白的少女。木秀于林,贪婪者必摧之,只因白桦树的外皮剥之如纸张,易燃,常被用来点火用,茔地周边不少桦树几乎无一幸免被环剥了皮。被揭去美丽的衣衫的白桦树,一段一段黑暗的伤痕,长在树干的底部二米长,往上则是雪白,黑白分明,分明是无声的控诉,可惜,伸出黑手者的心,是否等到穷山恶水时才能悔悟呢!

     火化场的那一拨人终于上得山来,捧骨殖的是二哥的女儿,一步步走来。另外还有供品、纸、冥币、金童、纸马、花圈等亦被帶上来。其实,大多人都不信入殓的仪式,真的灵验,不过聊以自慰,或给世人看吧。唉,死者的肉体已经最后消亡,最后一次用掉些资源,化为灰和烟。这墓地,这人间再不会留下她的笑,她的足迹,她的语言,留下的只是亲人的思念,这思念也渐渐会被时间冲淡。世事太难以预科,生死不过须臾之间,只有亲眼所见眼前耳边悄然消失而去的音容笑貌,真让人感慨,生命的脆弱都不如花草,花草可以交替,而根不死,则生机尚在,而人呢,具有思想和灵性的人,又会有多少人中道喪生!

      如果我要珍爱生命,则是为了珍爱爱情!

 

 
  评论这张
 
阅读(428)| 评论(6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