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启婷欢迎你

我愿化作一枚殷红的枫叶,带着祝福,飘入你的怀中----

 
 
 

日志

 
 

(原创)启婷文评之六  

2009-04-13 09:02:23|  分类: 启婷之文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启婷文评之六 

风雨天一阁 宝剑赠英雄   文/行魂

  启婷评:  风雨天一阁,名重天下!有时代的烙印,也有思想的萌芽;有伤感的叹惋,也有前卫的发端。正是,霜冷长河吞日月,百年一叹!

      初,我读行魂君第一篇文章就是"风雨天一阁"之姊妹篇,从此我认识了从江南到岭南的行魂。在我看来,行魂一词,自然有史铁生的<<我的丁一之旅>>的引取,更是火热的漩涡,是行走的思想。当时虽留语草草,而印象颇深,。此深跟文化名人无甚关系,是书及思想对社会的影响,是世人对文化、对文化人的看法,所引发。
      是的,风雨天一阁,200年的挺立中,我们该有双悼红的眼睛,把悲情和伤怀寄给"芸香草"的化身---钱秀芸!是男权主义的桎梏,是狭隘的传家之语,让钱秀芸终其一生的芳华,都不能一览阁中藏书。我想,天一阁的历史墨香中,是无法拂去也不能拂去"芸香草"的黯然之销魂......风雨天一阁,不独是10万藏书的苦难和悲怆的历程,也是文化思想载体的苦难和悲怆的历程,更是在其无法把握的未来社会中的奇迹。秦皇在大一统的伟功下,焚书坑儒,是对文化、思想的截杀。所幸,诸子百家的思想并未就此消亡,还得以流传下来,让后人受益。一个无书可藏、一个缺少文化人的民族,其未来是不敢想象的,它能有未来吗?可惜的是,这些"超越时代,超越风花雪月的综合性藏书"中的精华,由清初大思想家黄宗羲,从中发现并提出"工商皆本"的资本主义萌芽,在明朝略有发端,在清朝却不能开花结果,其后果就是民族的被殖民,被掠夺!我想,风雨天一阁的墨香中更难拂去这空旷之遗憾。再读范氏书院惊人语:万两银,万卷书,你要哪一样?问遍世人,即使是在今天,要万两银者必多如牛毛,要万卷书者则凤毛麟角,哀之!

    小日记     文/行魂

       启婷评:      你惬意之极,我越读越向往之极。这精巧的小随笔,把你的气质写活了。落日是红妆浴女,烟圈是缭绕的腰带,你是系丝带的侍女,岭南的风光就这么清纯!海风与花香,是和谐的一盆,而幸福就是鞋子、袜子和裤子,这弯儿蹓的,好一个"重回单身"! 我还要接着说,多随意的小日记,南国的一页就这样随心地被你翻至落日,就这样惹人会心一笑。多贴近自然,你不但沐浴了滨海的咸风,也嗅到了花香,春光在你揭开了窗帘的瞬间,才变得美丽!

(原创小诗)454坦克的回忆  文/炼狱诗人

   启婷评:  俄罗斯只在今天开炮吗?和喀秋莎是不是迷人的少女,没有关系,这就象珍宝岛的寒光,和蒙古人的铁蹄没有关系。我的母亲啊,你东亚的明珠,一边是东洋倭刀在悬挂,一边是西伯利亚的肥熊,在觊觎。这和托翁、普希金没有关系,和山楂树、三套车没有关系。冷战让前苏联由100个多民族组成的联盟jie体,剩下的俄罗斯还比我母亲二个大,石油和天然气它赚钱了,这世界谁都自以为是老大! 
       俄罗斯从最初的280万到2000多万平方公里的国土扩张,仅黑龙江就被攫取了150多万平方公里的沃土。俄国,是西方在中国获得赃物最多的国家!今天,在地区整合与发展,在冲突与合作的多事之秋,454的开炮不过牛刀小试而已。母亲,睁大你的双眼,警醒你的心!母亲,七子之歌中的威海卫和旅顺口,曾是强盗脚下的烂泥!
 

梦仍是一样》(李来之神侃老酒私情:惊鸿一跃,红尘几许)  文/老酒葫芦

   启婷评:   女儿是父亲一生的杰作,父亲是女儿离不开的岸。贝贝,父亲的岸又在哪里?回首故园二十二年,孤岛邂逅,风情万种,可曾是岸?不,孤独者,永远在寻找着海水击打的岸,或许,这恰是人生的彷徨,苦闷的渲泄。贝贝,父亲在残缺中抱守完美,朝拥窈窕,夕已貌合神离,去之,去之。唯见婚姻不是天堂,爱情不能永存。幸好,贝贝是父亲爱情的花朵,在经历婚姻后的果实,是父亲的最爱,而父亲在阳刚之气中闪现的温柔,又增父爱的天然之美。 
      爱情看似风流,但绝不风流,梅开数度必历世事沧桑。局外人只见风流闻于天下之神采飞扬,新人笑,旧人哭,有人独倚晚妆楼之凄美,到底是谁之过?问世间,问老酒,是英雄?是情种?情人,午夜香吻;情人,爱情,"它虽栽培你,也刈剪你""它虽给你加冠,也要钉你在十字架上",看,爱多么两极,简直就是冰与火的宿命。

      世间从无人规定情人只有一个,有一分光就要发一分热;是伟大的女性,又让男人年轻了。诸君试看白石老人,试看大千先生,再看老酒,信矣!

[原创] 印象安子  文/蓝鸟

     启婷评:     蓝鸟品读安子的诗,又可谓一枝独秀,这与老酒评点安子的诗,有异曲同工之妙,亦可谓殊途同归。老酒以先锋性、前卫性对其肯定;蓝鸟以民族性、色彩性对其加以厚望,可见诗人之魅矣。我以为,安子之诗非但是徘徊在传统与现代之间,恰是传统的熏陶,才得以在现代的层面上天马行空。其诗少粗犷,温婉中偶发大气之声,乡村血脉灵秀之情恰是其诗的底蕴。至于安子读史写志,叙多感少,当逊色其诗。

      我以为,在诗的国度里,从<<诗经>>的童声合唱到今天的主义纷呈,以及意识流之盛行,诗从来都不会千诗一面,尽管诗总要犯千诗一面的毛病。越是在功利化扩张的今天,越是在道德的堡垒日益被纸醉金迷和私欲攻陷的今天,越是能听到血性的呼唤,忧患的强音,至情的爱恋和反思的跳跃。这才是最民族的、最民歌的赤子情怀,而这种处子之心,只有大悲悯的提升,才会足称大器,方可居庙堂之高。80年代初期的"中国有诗人吗"的天问,是悲观、是不甘、是奋斗之强音;然岁月飘忽,弹指近三十年矣,放眼网络与纸刊,以笔弄诗者何止千万?可谓泱泱大观,可见诗之魅力,尽管这种写诗热情,大有虽千万人吾往矣之势,也注定大多数诗歌不过昙花一现,如沙入河,但诗的国度里,从不缺少走向凄美的祭坛者!东西方从不缺少真正的大诗人,而大诗人,五百年间才能屈指可数。西方有惠特曼、裴多菲,东方有泰戈尔、苏东坡;外国有纪伯伦、聂鲁达,中国有郭沫若、余光中。

      或许,十年浩劫的粮食危机喂不出文人的诗句,但十年内乱的文化荒芜毕竟喊出了朦胧诗的苦难之呻吟,也派生了先锋诗派的反骨。或许,朦胧诗毕竟稍逊风骚,时下的诗歌更略输文采,但我们毕竟要记住舒婷、顾城和北岛等人,他们已被历史无法忘记。而自觉承担历史使命的时下诗人们,把情感和疼痛嫁接给文字,再搭建积木的楼阁以抒情、以铭志。诗人啊,用你的童真和真情,写诗如入戏,我是我,我非我。是的,立足黄土地的诗人,只有黄土的风貌,才是民族的风貌。而古今中外之借鉴,可谓妙方。古希腊,是盛产哲学与诗的国度,柏拉图和亚里斯多德的思想,荷马史诗和萨福的竖琴,为古希腊的文明增色许多。文艺复兴,且不说建筑与绘画,只说莎翁、卜伽丘和但丁的文学作品,令人仰息。至于伏尔泰、卢梭的启蒙文学,以及批判现实主义的诗歌,更是奇葩异草。愿诗人们自省并共勉!

      恕我浅陋,我还是在老酒引用先生的"借悄悄......"一文中,方知"先锋"一词的正本探源,并有感于先生此文的如数家珍和剔透之析,作了拙评,然失于浅显。诚然,先锋性或前卫性不独诗歌独有,各种文化领域从不拒绝它的新鲜血液和改良。地上结庐比以穴而居先锋,毕加索的野兽派较之印象派前卫。真正的艺术从不会丢失其唯美性;然有国家,必有政治,而政治最为复杂,有时更为血腥。艺术无法不和政治交叉,诗及诗人又何例外!就算扣马而谏、饿死不食周粟的商纣遗老,还有飞去来兮的五柳先生;一对采薇在王土之山中,一个采菊在晋宋之篱下。可见,没有政治,难有家国,那么,为艺术而艺术,必成学院束之高阁的孤芳。诗歌,不是共生于时代,就是超前于时代。先锋派,在试验中行走,试图颠覆传统的填坑,或许,又在构建一个新的樊篱的同时,它已在樊篱中渐行渐远。那么,时下的诗歌创作,安知不是捧着自家的金饭碗,向外国的月亮乞讨?时下,是一个学着写诗的时代,有太多的迷茫,有太多的不知何去何从。
     哲学和诗若为政治鸣钟以警示、以布道、以受难,则其唯美的内核更加丰满外溢,其忧患悲情更加耐人吟咏;若沦为政治的帮闲,其美学意味顿失。诗只有在夹缝中生存,才更有力量。"百花齐放"和"百家争鸣"固然是一种私人选择,若政治的黑脸不高兴,也只能作一家言。郭老文革诗句,全无诗之内美,幸好,未失人格,并不影响其文学大家的地位。不象清初钱谦益,一位失去硬骨的软诗人,反不如风尘女子柳如是!

  FLASH图片素材 - 兰心 - 兰兰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31)| 评论(7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