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启婷欢迎你

我愿化作一枚殷红的枫叶,带着祝福,飘入你的怀中----

 
 
 

日志

 
 

(原创)启婷文评之九  

2009-05-04 12:12:35|  分类: 启婷之文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启婷文评之九

公社书记先锋网评专集(一) 文/悄悄

     启婷评:   这是对经济诚信、社会诚信、政务诚信的严重缺失的关注,是幽默的匕首,是辛辣的调侃。亦庄亦谐的语意境况,假褒奖真讽谏的无情演讲,是对执政者的忧思。贪官是经济发展和政治之治的产物,不独在中国独有,也不独是现行体制下的特产,古今中外概莫能外。贪官是某种制度温床的毒瘤,尽管人们深恶痛绝,为何无法根除,且在漫延中已被公认为司空见惯?不怪也,它是行政权力,在金钱崇拜大环境的精神支柱的坍塌和道德沦陷中的结果。它误国误民误党,中国公众被贪官捉弄和侵害,深矣...... 

 [溪子原创]浪漫海岛行 文/ 南歌子

  启婷评:   那海岛,那桥,那率真的相拥,那唯美的心理和倾了钟情的半个夜!

   突然的来,戛然而止的离......  谁能送回你的"海"?你的海,你的海......

   花季的爱情是理想主义,往下延伸是现实主义。今夜有约,理想主义的手指和现实主义的触角,用白如菊花的浪舌,写一首海风掀舞长发的诗。月光下的一瞬是朦胧的美,海桥上的一刻是懵懂的笑。桥,海岛,花坛,黑夜里一道道牙缝,没了距离;相挽的手臂,飞旋的裙裾,长成花朵的星星,黎明里一粒粒眼睛,没了消息......谁涌来了海的呼吸?你的海,你的海......

宝贝蓝评【之二】  文/蓝妮宝贝

      启婷评:  宝贝是蓝色天空的宠儿,自有蓝天的澄清与无畏。宝贝是阳光的,是开心的,可不是逗你玩的!好一句:心随精英,口随大众;好一句:以英雄豪杰为师和有原则的人打交道,不和令自己才华失色的人为伴。个性张扬、无畏,但坦荡,只是有才华者小心点方可。 
     看宝贝评女人,够清醒,够致命;看宝贝评爱情男女,够分明,够新颖;评老酒,评悄悄,有角度,有不同。这就是宝贝,文品五味俱全的生活,笔剖七情六欲的人生。 
     以蓝色做底蕴,化为一汪海水,幽深而诱之;化为一粒露珠,晶莹而魅之;化为一支小曲,忧郁而美之。最是花朵之蓝,世间少见,醒目而惹眼。书云,开灿烂蓝花者,其植株多有药性,慎食之,则有益。我不知,妮妮化身哪一个?

千古词帝千古遥想[原创]   文/飘飘花语

 启婷评:        好花语,好巾帼之遐思,好一首神采情伤千古词帝之遥想,试问人生长恨水长东,在南唐,千古伤!

    千古伤,在南唐。李璟死,李煜立,大小周后色双佳,空有才情不知谏,才子佳人也误国,有心抗宋难回天。

   往事只堪哀!李煜不该做皇帝,只该做词主。可惜历史由不得人选择,命运让他做了一国之君。才子的手,是写词的妙手,却绝不是治国的巨掌。后主以其写词的才情和柔弱,怎敌得雄才大略的宋太祖的铁棒,怎敌得北宋虎视眈眈的金戈铁马!真词人也,词帝并不看重他的帝位,写词是最重要的。金陵城破之时,他正携小周后填<<临江仙>>呢。这哪里是一国之君,分明是一位潜心创作的文学家。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归入敌手;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这被俘的国君,他垂泪对宫娥。好好一个富庶的南唐,在念佛声中,在温艳的词中,断送在李后主的手里。千里送京娘的宋太祖,是大英雄,有大丈夫之风。他之不杀后主,加上后主国破家失的巨痛和寄身敌手的苟活,二三年中,造就了他词的大成功,词风一扫温柔艳丽,转为哀痛悲凉,此高峰为他人难以企及,成为离愁别恨的极品!可惜,宽容的、一笑了之的宋太祖在后主被俘九个月后,就消亡于烛影斧声的千古迷案之中。阴险好色的宋太宗是后主人生雪上加霜的恶梦的终结者。历史上的一个七夕之夜,后主终因<<虞美人>>、<<浪淘沙>>二词的故国无尽之思,以及宋太宗垂涎小周后的美貌,死于"牵机药"之美酒。够狠的,宋太宗杀死的不仅仅是一位亡国之君,他断送了那时江南文化的代表。

    时至今日,谈论南唐李后主的我,不敢枉自评论他亡国之非,因为他生来是写词的天才,却不幸生在帝王家。做为一代词帝,他留下的首首名篇,让我们在精神上受用,足矣,怜矣

老酒酷评之七十九   文/老酒葫芦

 启婷评:     金圣叹有时很淘气,但骨子里充满了对皇帝的感激。老酒也淘气,你看他保卫红颜,又调侃红颜,那个眉飞色舞;你看他面对女人的长鞭,迎风而上,诗兴词染;但老酒骨子里的纵横高处,还在评点千秋。孙大圣是猴气十足,老酒也稍具猴气。猴气者,性灵也。文采风流是老酒吗?离经叛道是老酒吗?清朝袁枚是随园弟zi红粉多,老酒亦有此美意否? 
      千古江山云和月,几十年功名土与尘,当年不平心,攒成块垒浇淋淋。观老酒文字,遣词派句组成阵,古典之美处处留痕。这又恰有一比:当年新文化运动的干将鲁迅,古体诗也自成家门。可见,传统中的美,只能脱胎,却无法完全割裂。 
     寸心隆起千山万壑,任尔飞峰来坠,我自横笔向天下笑,携老酒,事非功过细点来,如长矛,如响箭,燃烧千百年的眼。 
     女人也可以玩转政治,治国于股掌。不说吕后,不提那拉氏,只论武后与上官婉儿的组合,森森成势大矣。难说女人一靠政治,文字的独立性就被淹没,那时节初唐刚刚革了齐梁浮艳诗风的命,初唐四杰的诗力乍现江湖,男子尚且如此,"上官体"能够留名,已属不易。眉心一点梅花痕,是婉儿,以46年的诗文政治生涯,如星辰,伴周唐武、韦二后的文功武治,死于隆基三郎之手,才大遭忌之故! 
     别了,柏扬,有机会,冬季到台北去看雨,我去看看你高贵的灵魂,你替中国人揭开自身的丑陋,不会让许多人咬牙切齿。你痛陈国人的丑陋,恰是一片丹心。这和鲁迅"哀国人不幸,怒国人不争",这和奈波尔嘲笑印度人的浅陋,恰是对本土的热望,是渴盼民族的自省和进步,一样并肩。可惜,有人一直在骂鲁迅,或许也有人在骂你,由这骂声变成"粪轻"吧。"一个都不饶恕",这才是真正的战士。被贬低的思想,往往是本民族相反的素质,却是民族真正的解毒剂。 
     我知道我们生在一个光明的国度,我从不因白璧微瑕而失去厚望。我知道我们的党以及她的纲领政策的开明正确,我哀叹党内有些"假公仆",真"主人"们,忘了一句亘古惊人语:尔俸尔禄,民脂民膏! 
     什么年代的诗人与日月同辉,什么样的诗人死无葬身之地?去看看留芳行泽的屈子,在楚国大地上的流浪;去看看还我山河的岳飞,在风波亭内未遇明主的双刃 ;去看看李白流放,杜甫饿死,东坡从柏台霜气到岭南的九死南荒...... 

 
     


 

  评论这张
 
阅读(333)|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