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启婷欢迎你

我愿化作一枚殷红的枫叶,带着祝福,飘入你的怀中----

 
 
 

日志

 
 

(原创)断碑与追忆(外一首)  

2009-04-05 14:34:03|  分类: 现代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断碑与追忆(外一首)

文/启婷

能写成这首诗,缘于博友行魂的一篇文章<< 由"断碑"一文想到的>>,其中有引文<<断碑>>(作者:剑影琴音),及行魂诗作<<枕木>>,又行魂曾和我谈及<<追忆>>,此三篇皆以树为主题,以人类对树木的悲悯、对树木的英雄傲骨、对树木为人类的发展所承受的苦难为基调,感动着我。树木是人类之师,树木的哲学内涵很深,古人早知"树犹如此,人何以堪"的伤感,况今天的你我呢......

           断臂的万树之王
          它才是真正的帝王

          所有人间的帝王将相都死了
          只有它屹立成不倒的断碑
          所有的星星都听到过
          所有的山脉都听到过
          王啊,肢骨被生生折断的脆响
          星星与山脉说
          从听不见它一小声的呻吟
          白云与雷电说
          王啊,肢骨折断处更生肢骨
          肢骨更生绿掌,把天空抚摸
          同风云雷电接吻
          同宇宙的心灵交谈
          然后向人类传受心得

          必定先有树木,后有人类
          万树之王俯瞰着人间
          垂下头颅在想  过去
          我们曾是一大片啊
          拥抱着小小的水球
          人类呼吸着我们奉献的氧气
          在石器时代用石斧
          在青铜时代用冷兵器
          在工业时代用高科技
          对我们的家族进行杀伐
          怎么?猿变成人以后
          倒缺少了动物的怜悯
          我的多少子孙
          已成人类成长的殉葬品
          今天,就剩我空旷的一棵
          算了吧,想来全是痛苦和凄迷
          就算是人类有了觉悟者
          立我成断碑
          由他朝圣祭祀
          他怎知我走在孤独的逆旅
          在一轮弯月之下
          想着我那些战死伐场的英雄兄弟的傲骨
          还有我那些奔赴人间公墓的森林士兵
          这一曲<<生死哀>>送给以静不言而寿者
          万树之王它仰起头
          闭上阅世之久的双目
          聆听哀哀之音

 

            森林士兵的乡愁

 

          <<生死哀>>的旋律渗透而来
          折磨着公墓中森林士兵的思乡苦
          每一个士兵就是一根枕木
          他们等距离地排列着英雄气概
          以躺倒的姿态站着
          以相同的年轮和树王传递着
          古老的语言符号
          森林永远是膜拜的图腾
          断碑是突兀伸出的华表

          早期工业革命的车轮
          又从士兵的胸口碾过
          轰轰隆隆,轰轰隆隆
          勇士们托举着人间的天路
          唯有不死的盼归
          沿着铁路铺向纵横
          这满车乘客手中的车票
          没有一张属于
          写满乡愁的森林士兵

 

 

 

 

  评论这张
 
阅读(451)|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